威尼斯正規官網 > 耽美 > 都不夠周全,處處修身

耽美

都不夠周全,處處修身

中國古代,君子是一種既能“獨善其身”,也能“兼濟天下”,處處修身,以達自我完善的高貴品質的修行者。在《論語》里,孔子不斷激勵自我,勉勵弟子眾人,修身以成君子之路。

藥師經札記四十八

文/懷左同學

? 一、君子不器

子曰:“君子不器。”

孔子說:“君子不是器具。”

《朱注》:器者,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成德之士,禮無不具,故用無不周,非特為一才一藝而已。

君子不能成為某種特定的工具和機械,而應盡可能使自己的潛在才能、個性獲得全面發展和實現。科技發展到現在,人人不斷走向“職業化”道路而“器”,專業人才是社會精益發展的必需品,但對于個人,“不器”即不被自我狹窄的知識和思維約束。之所以這樣,根本上是因為我們大多數是被社會塑造刻畫,從而牽引著走向職業道路的,而我們基因里真正渴望成為的那個人那個方向被潛藏起來了,這樣我們無法讓自我發揮到極致,也就不會創造人生真正的耽美!也就無所謂真正的哲學意義上的“活著”。

皆仁法師

01

二,君子無爭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孔子說:“君子沒有可爭奪的事,除非射箭比賽。相互作揖行禮,上堂比試,完畢后下來喝酒,這競爭也是君子的競爭。”

“爭與不爭”乃古往近來“出仕入仕”之所論。老子“君子淡若水,夫唯不爭,天下莫與之爭”的出仕心態,不與之爭,自托于萬物一體,隱默自守,視天下功名利祿如糞土,自認為這就脫離了人之為群居生物,實現自我價值的追求。而孔子吸收老子“君子淡若水”,功名利祿交給后人所評,自個靜心于“修身成仁”,于是在“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中可以君子興趣之爭。“爭與不爭”并非絕對也。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

孔子說:“君子對待天下各種事情,既不存心敵視,也不傾心羨慕,只以正當合理作為衡量標準。”

觀今之世人,面對某些事物不是盲目排拒,便是盲目傾羨,或僅憑一己之愛憎好惡而敵視或傾慕,處于一種無知或缺乏理性的狀態。比如追星,某些明星的婚姻、隱私,使社會一直處在一種“群氓”的病態中。

君子面對社會百態,應以一種“社會發展”的眼光看待,任何外在事物的呈現,都是由內部不斷發展的必然性因素交織組合而成,都有其合理性。我們若要改變現狀,不應焦慮或盲從,而應抓住其內部本質理性分析,而且在一個不斷發展的進程中進行解決,不能截然而分。任何人和事都被整個時代的潮流卷進去,翻滾的浪花阻止不了時代的前進,君子順勢而為,而非如某些“公知分子”一樣,沉淪悲觀無所依。

【第九大愿:愿我來世得菩提時,令諸有情出魔罥網,解脫一切外道纏縛;若墮種種惡見稠林,皆當引攝置于正見,漸令修習諸菩薩行,速證無上正等菩提!】

很早之前就買了《文心雕龍》,中華書局出版社,當時沒買范文瀾的本子,個人積淀還不夠,讀起來有些費力。

三、君子重于行

子曰:“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孔子說:“君子要說話遲頓,做事勤勉” “君子羞恥于他所講超過他所做的”

《朱注》謝氏曰:放言易,故欲訥;力行難,故欲敏。

孔子在《論語》中反復提到君子應寡言謀事,身體力行,痛斥那些滿嘴“仁義禮智信”,滿嘴“放大炮”,做人高調而做事畏畏縮縮的老學究。在哲學方面,區別于西方哲學的語言思辨性,《論語》更多是指導后人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的“君子成長手冊”;在宗教意義上,區別于基督教“太初有言”的“上帝之口”,而是“太初有為”的人類實踐主義。巧言令色,乃君子所不齒,行為處顯真德。至于王陽明的“心學”,更把“知行合一”作為君子“致良知”的根本所在,對我輩年輕人來說具有極強的人生指導意義。

第九愿是魔外歸正愿,也即是回邪歸正愿,在藥師法門中稱之為正見開魔網。

一直沒怎么讀,剛好今年導師帶著做古典美學,給我安排了一個科目,閑暇時,我又拿起,斷斷續續,讀了幾遍。

四、君子與小人

在《論語》中孔子反復提到君子與小人之別,在這里“小人”并非我們所說的奸佞之人,而是在為人做事上非踐行君子之道的“普通人”。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孔子說:“君子心懷寬廣,小人老是煩惱”“君子莊嚴而不驕傲,小人驕傲而不莊嚴”“君子要求自己,小人要求別人”

《集釋》《皇疏》引江熙云:君子坦爾夷任,蕩然無私。小人馳兢于榮利,耿介于得失,故長為愁府也。

面對世事無常,人生百態,君子坦然面對,泰然處之。不計較一己私立,不計較一時得失,從長遠角度看待事物發展,掌控把握好人生的“度量”,不逾越,不落后,不會暴虎馮河,也不會沉溺恣肆。君子要嚴于律己,寬以待人。這樣豁達的人生態度,才能讓自我專心于君子之禮,君子之仁,追求事物發展的本質。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孔子說:“君子成全人家的好事,不幫助別人做壞事,小人反是”“君子不根據會講話而推舉人,也不因為人不好而否定他講的話。”

《集釋》曰:春秋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

今日之為人格言,特別是在現今這個互利共贏的社會生態下,做任何事的出發點都是本著解決問題,合作互利共同達成目標成為雙贏,而不是互相拆臺,互相拆臺將最終沒有贏家,都會被市場所淘汰。

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特別針對整個歷史時代,因言論出錯而進行人格批斗,因人格不全而扣上歷史罪人的帽子,因生活作風而完全否定成就,“宗教性私德”和“社會性公德”混淆視聽,而孔子特意指出用多角度去分析一個人,去認可別人的某方面成就。

君子虛懷若谷,能成其大于此。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孔子說:“君子和諧卻不同一,小人同一卻不和諧”“君子嚴正而不爭奪,合群而不偏袒”

君子應保持個體的特殊性和獨立性才能充分發揮自我的價值和才能。若“相同、結黨”就容易失去或消弭個人的獨立性和差異性,很容易降低自我的維度,造成“烏合之眾”。承認每個人的不同,使每個人各得其所,產生“多元化”“多樣化”的思維發展脈絡,才能讓社會有更大前進的推動力。在一個集體內,強制別人認同自我的觀點,將使得這個集體失去了鮮艷的活力,但一個集體又要做到維護“虛構故事”的發展,做到合群而不偏袒,才能大有作為。

這就是孔子所說的“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的哲學精髓。

我們前面提到第一愿和第二愿,是緣滅諦而發愿;三、四、五愿,是緣道諦而發愿,修戒、定、慧;六、七、八愿,是緣眾生的苦諦而發愿。

《文心雕龍》是中國文學理論批評史上第一部有完整體系的理論著作,之所以寫這本書,劉勰認為前代人的文論,都不夠周全,未能振葉以尋根,觀瀾而索源,不述先哲之誥,無益后生之慮。

五,君子所為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君子博學于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孔子說:“質樸超過文采就粗野,文采超過質樸就死板。文采和質樸結合勻稱,才是君子”“君子廣泛學習文獻,典籍,用禮制來駕馭統率,這樣也就可以不違背道理了。”

“質”,情感也;“文,理性也”。“質勝文”近似動物,有生命氣息;“文勝質”如同機器,華而不實。人既非動物,也非機器,兩相結合才能造就具有靈性的高智慧人類。孔子所宣揚的“實用理性”“情理結合”并以“樂感文化”為依托的思想完全區別于純信仰宗教和純理性科學,這種致力于構造“一個世界”的宇宙觀,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的未來時代,將會不斷展現其巨大價值。禁不住試問:若未來造就出具備情感的理性機器,人類是否會將這類機器歸同于同一族類對待呢?當然也有可能造就出具備高度理性的動物出來,或者外星生物。

眾生有種種的苦:有些眾生諸根不具足,身體有殘疾的苦;而有些眾生雖然身體沒有殘疾,又有種種的病苦和貧窮之苦;有些雖然身體完好,家庭富庶,但卻有女身之苦。

當然,這是一種豪氣,有些舍我其誰的感覺。

六、君子之道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孔子說:“君子的道德有三項,我還不行:仁愛的人不憂愁,智慧的人不迷惑,勇敢的人不畏懼”“不懂得命運,沒法做君子;不懂得禮制,沒法自立;不懂得語言,無法判斷人”

君子準求禮仁,以人文和人性并重,后者為前者之成果,卻又主宰前者。君子在面對世事面前表現著仁愛、智慧和勇敢,他并不是被神化的迂腐形象,也不是如基督教等宗教圣徒式的熱血朝拜,而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融仁義實用理性與感性并重的。

最終,孔子在論證君子之時,把命運的掌握作為成為君子的先決條件。不是與命運抗爭,違背潮流,亦不是屈從宿命,卑躬屈膝,而是掌控宇宙萬物造化的偶然性與必然性之間的聯系,在聯系之中把控規律和改造社會,才能“立命”“正命”“知命”,才能一生坦蕩豁達,自強不息!

君子之道,乃未來之道也!

這些種種苦的起因都是由于集煩惱業所致。

用現在的話來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所以藥師佛的第九愿就是告訴我們要知苦而斷集。

02

從經義中,我們可以得知:藥師佛從根本上幫助眾生超出輪回,其方法就是把招感一切痛苦的根源轉過來,從而斷除眾生的煩惱,確立佛法的正知見,所以稱這一愿為魔外歸正愿。

今天我不聊“文之樞紐”,不談原道、征圣、宗經、正緯、辯騷,我想簡單說一下《文心雕龍》中談創作的第一篇《神思》。

第九大愿可謂是緣集諦而發愿的。眾生之所以招感諸根不具、丑陋頑愚、貧窮多苦,乃至于為女百惡之所逼惱的原因,是因為沒有正見,所以墮在種種的惡見、邪見之中,從而集結了無量的惡因,造了無邊的惡業,故而招感了無數的惡果。

這篇是劉勰論文學創作各篇中的最重要的一篇,也是其關于文學創作論的總綱。在《神思》中,劉勰比較集中地論述了文學創作理論中的一些基本觀點,涉及到創作論各方面問題,而作為這些問題的核心則是以藝術想象為中心的創作思維觀。

而藥師佛在因地發愿幫助眾生、引導眾生,最為徹底的方法就是斬斷招感惡果的因,令眾生知苦而斷集。

開篇“形在江海之上,心存魏闕之下。”其意思是身在民間,心在朝廷,說明“神思”,即心在此而身在彼,不愿意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

藥師琉璃光如來在因地時發愿說:愿我未來世中,證得無上菩提時,要令一切有情都能出離魔的罥網,不受外道的影響和誘惑。

同時,關于“神思”的定義,我查了很多典籍,人來人往,到現在還沒有定論。

威尼斯正規官網,捕魚的工具稱為網,捕獸的工具稱為罥。經中所說的“罥網”是指以各種貪欲作為誘餌用以困住眾生的魔網。

有人認為是藝術想象,有人認為是藝術構思,個人感覺,這些簡單定論都不足以概括神思。

惡魔外道的惡見力量極大,如果未曾在佛法中得到不退轉位,都有為其所轉的可能。

我所理解的“神思”,是中國古典美學中關于藝術創作構思的核心范疇,其內涵包括了文學創作的準備階段、創作沖動的發生機制、藝術構思的基本性質、創作靈感的發生狀態、審美意象的產生過程以及作品的藝術傳達階段等。

《八十華嚴》中說:“何等為菩薩摩訶薩念藏?此菩薩舍離癡惑,得具足念,憶念過去一生、二生,乃至十生、百生、千生、百千生、無量百千生,成劫、壞劫、成壞劫、非一成劫、非一壞劫、非一成壞劫,百劫、千劫、百千億那由他,乃至無數、無量、無邊、無等、不可數、不可稱、不可思、不可量、不可說、不可說不可說劫;念一佛名號,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名號;念一佛出世說授記,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出世說授記……菩薩住是念時,一切世間無能嬈亂,一切異論無能變動,往世善根悉得清凈,于諸世法無所染著,眾魔外道所不能壞,轉身受生無所忘失。”

林林總總,都在其中,神游八極,神思是也。

可見,不受眾魔外道所惑之難,修行者又怎能不小心呢?

區別在哪里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動的過程,在流動,在閃現,在放浪不羈,在回味無窮。

如果迷信外道的邪說,就好像那些魚和鳥獸被罥網罩住了一樣,不容易脫離出來。

思接千載,視通萬里。

有些人接受了那些外道的邪說,如撥無因果、執持常見和斷見等,從而耽著于五欲,深陷在魔網之中,迷失本性,他還自認為很高明,還譏諷佛教是消極的、迷信的。

03

這種人其實是非常糊涂,也是十分可憐的。

前幾天我對照黃侃的《文心雕龍札記》,看了一遍他的解釋和理解。

慈悲的藥師如來用種種善巧方便來引導和攝受眾生,將他們安置于佛法的正見之中,“皆當引攝置于正見”,而且按照次第引導他們修習六度四攝等等的一切菩薩行,讓他們能夠迅速地證得無上正等菩提,直至圓滿成佛。

劉勰對于藝術構思提出了“思理為妙,神與物游”,而黃侃《札記》說:“此言內心與外境相接也。內心與外境,非能一往相符會,當其窒塞,則耳目之近,神有不周;及其怡懌,則八極之外,理無不浹。然則以心求境,境足以役心;取境赴心,心難于照鏡。必令心境相得,見相交融,斯則成連所以移情,庖丁所以滿志也。”

由此可見,在修行之中,正見是很重要的。

主與客,神與物,心與外,相會相游,是不是也會說一句: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而第九大愿魔外歸正愿,歸根結底來說就是必須樹立正見,正見確立了,修行的方向正確了,這樣修藥師法門才能成就。

其實劉勰的這一思想在我們生活中有很多體現,“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同的視角觀察事物會得出不一樣的感受,而帶著不同的心境去體會事物,也會收獲不一樣的結果。

正見樹立了,行持慢慢就會跟上來。一般人的行持不相應,往往是由于沒有真正地樹立正見的緣故。這是我們在修行中所需要注意的。

所以才有了“神與物游”,“情以物遷”。

同時,劉勰對“意象”特別重視,雖然到今天,“意象”已成為中國古代文論中富有濃厚民族審美特色的重要詩學范疇,但在中國古代文化史上,劉勰首次明確使用“意象”的概念。

他說創作者在不同的環境中會有有不同的感受,從而產生不同想法,“登山則情滿于山, 觀海則意溢于海, 我才之多少,將與風云而并驅矣”。

但我們應該如何安排呢,他說:“使玄解之宰, 尋聲律而定。墨獨照之匠, 窺意象而運斤。”

也就是說, 在藝術構思的過程中, 作者要有深通妙道的心靈, 按照聲律來安排文辭, 正像有獨特見解的工匠, 憑著意象來進行創作。

原來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04

劉勰還提倡修身養性,即“陶鈞文思, 貴在虛靜, 疏瀹五藏, 澡雪精神”。

作家在創作前應該有良好的心理狀態,寫作構思也應該在心情舒暢、環境安靜的情況下進行,也只有這樣,才能排除雜念的干擾,全神貫注,集中思想,進行“思接千載”、“視通萬里”的聯想和想象。

其實這樣一個說法,前人已經提過,陸機在《文賦》中說:“其始也,皆收視反聽,耽思傍訊,精騖八級,心游萬仞。”大同小異,借鑒而已。

那么,如何才能培養好的創作思維呢?

道理,其實我們都懂。真正需要的,是堅持不斷地學習。

積學以儲寶, 酌理以富才, 研閱以窮照, 馴致以擇辭。

很多東西都是這樣,在這個大家都想躍進,都想速成的時代,前人看著你的傻樣,然后告訴你: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

中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