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正規官網 > 熱血 > 破格入讀音樂學院,因為錯過了簡單生活節李志的演出我其實感到非常遺憾的

熱血

破格入讀音樂學院,因為錯過了簡單生活節李志的演出我其實感到非常遺憾的

十一假期的上海簡單生活節,我沒有買到票,和朋友在場外徘徊了一天。外面圍了一圈又一圈同樣沒有買到票的朋友,我和他們有簡短的交流,大抵都是為了李志而去。后來我和那些沒買到票的朋友在場外的某家飯店門口,聽了一場即使隔著很高的柵欄,即使隔著人山人海,但同樣熱血沸騰的演出。

2012年發行的專輯《...3mm》,是由Eason與老友Swing樂隊一同制作完成的,而剛剛面世的《C'mon in~》的制作人則由Swing中的Jerald Chan(陳哲盧)一手包辦。

文/小牛頓

看不清楚李志在舞臺的哪個位置,看不清他背后的靳海音樂團究竟有多壯觀,但我能聽到和感受到從開始到最后的尖叫與吶喊,那種恢弘和悲壯點燃的不僅是場內與場外的觀眾,還有整個喧囂的夜晚。

相似的制作班底讓兩張專輯頗有幾分姊妹篇的味道——喜歡的人會立刻跟著電音、鼓點左右搖擺,偏愛安靜且不常聽陳奕迅粵語歌的人,在聽罷第一首電音歌曲《放》以后,或許已在心底默默調低了對Eason音樂的信用評級——熱鬧動感的確不是Eason的音樂留給大多數人的印象。

我們耳熟能詳的音樂大師們,在人們甚至還沒有接受新潮思想的時候,在文化的革命還未開始的時候,甚至“大清未亡”的時候,他們有的坐上遠渡重洋的輪船,只身赴異國他鄉求學,有的又被伯樂一眼相中,破格入讀音樂學院。

因為錯過了簡單生活節李志的演出我其實感到非常遺憾的,但前兩天看到李志在微博公布的2018年跨年預告,又迫不及待的期待起來。黑色背景的海報里能看到一片灰蒙蒙的人潮,“相信未來”四個字顯得突入又格外和諧,這就是李志,他從來只按自己的方式出牌。

排在《放》后面的是《收心操》。一收一放,算是編排上的一處巧思。2013年在與張學友錄制歌曲《同舟之情》時,Eason發覺學友當天唱得比較外放,于是就配合偶像,只用八分力來唱,無意間成全了這首歌想要表達的“和諧”主題。

當時的音樂才子都是第一批將西方音樂帶入中國,將中國音樂介紹給西方的人。

圖片 1

《收心操》的英文名叫《Ready》,講一個年紀不小的男人,下定決心與伴侶共度余生的故事。Eason唱得輕松寫意,甚至在歌曲的后半段吹起口哨來,算是點睛之筆——人人都會吹口哨,就像每個人都可以享受音樂一樣。

冼星海:貧苦漁村中走出的音樂才子

1905年,冼星海出生于當時并不發達的澳門的一個“蛋民”家庭,社會地位相當地下。六歲時就跟隨做傭工的母親到新加坡尋求生存。幸虧母親有遠見,將冼星海送入南洋、嶺南的私塾學習國文和英語。

那時年僅15歲的冼星海已經學會小提琴和單簧管,并且在一個美國人辦的管弦樂隊中擔任指揮。

(此時年輕的冼星海已經能夠熟練吹奏單簧管,人稱“南國簫手”)

在嶺南大學半工半讀完成之后,輾轉又去往北京大學音樂傳習所,上海國立音樂學院學習。因在廣州南大教習音樂中感覺到的諸多不方便,他決定前往巴黎深造。

在巴黎,他過著艱難的生活,做過雜工,挨凍受餓,但他以驚人的吃苦耐勞精神,從奧別多菲爾教授那兒學習小提琴,師從丹地教授學作曲。

冼星海住在七層樓頂端的一間狹小的矮房子里,一張床和一張桌子占去了所有的面積,他只能站在桌子上,半截身子伸出天窗,在寒風中,向著月亮和星星練習他的小提琴。在生活逼得他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切人生和祖國的不幸,苦、辣、辛、酸都涌上心頭,他借風述懷,寫成了女高音、單簧管、鋼琴三重奏 《風》。

《風》這部作品在復調寫法,和聲運用上技巧嫻熟,可以說是純粹西方化的作品,因此在巴黎引起轟動,熱門們都認為這是一位來自東方的音樂天才。后《風》獲得了巴黎音樂學院的杜卡的賞識,了解到冼星海在巴黎這五年的遭遇和苦學精神后,杜卡終于給了冼星海夢寐以求的報考巴黎音樂學院的機會。冼星海不負眾望,順利考入了巴黎音樂學院的高級作曲班。

(巴黎音樂學院杜卡作曲班的合影,右二為冼星海。)

在巴黎學成之后,冼星海急于回國,在洶涌澎湃的抗日救亡運動和進步思想影響之下,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

這時候的他開始了真正的中國民族音樂的創作。但由于留學背景的干擾,他始終受制于西方音樂宏大的體裁。“我想使我的音樂充滿各種被壓迫同胞的呼聲,這樣我才能把音樂為被壓迫的祖國的服務。”

但功夫不負有心人,冼星海傾一生之心血研究的民族交響樂最終有了成果。他寫了許多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歌曲,如《救國軍歌》、《戰歌》、《青年進行曲》、《流民三千萬》、《熱血》等等。

因抗日期間救亡組織對民歌的大量需求,這些作品都篇幅不大,易于傳唱。但就在這些很多都是五分鐘左右創作出來的歌曲中,西洋作曲技法仍然運用得相當純熟,并且包含了獨特的中國元素,例如傳統的五聲調式。

著名的《生產大合唱》運用了中華管弦樂器進行伴奏,吹奏樂器包括曲笛、嗩吶;彈撥樂器包括柳琴、琵琶、揚琴;拉弦樂器包括二胡、高胡;打擊樂器包括京鑼、竹板。而在和聲的使用上,則更加注意西洋音樂的技巧。

冼星海的音樂風格,是中西結合的風格,是被群眾接受的風格。

一. 加油,所有熱愛普世價值的人

之后的兩首《海膽》與《誰來剪月光》,在八月份時已經先行放出。

李叔同:騎獅越昆侖,駕鶴遠渡太平洋

李叔同出生在清朝的光緒6年。李叔同的父親后辭官回到天津老家,開始經營鹽業,辦銀行,積累了不少財富。

李叔同從小便展現出了不同于常人的天賦。李叔同7歲的時候就能讀《文選》,八歲的時候就可以背《名賢集》,14歲的時候,李叔同寫下了一句詩,“人生猶似西山日,富貴終如草上霜”。能寫出這樣的詩,人們都說李叔同是個“神童”。

1898年他來到上海,就讀于南洋公學(交通大學前身),后于1905年東渡日本,在東京美術學校和音樂學校(東京藝術大學前身)留學,專攻西洋繪畫和音樂。

(李叔同留日時期的照片。)

他在日本創編了中國的第一本音樂雜志——《音樂小雜志》,這本《音樂小雜志》在日本印刷,然后運回上海發行。在《音樂小雜志》的序言里,李叔同寫了這樣一段話,“蓋琢磨道德,促社會之健全;陶冶性情,感情神之粹美。效用之力,寧有極矣。”是說音樂能夠陶冶人們的情操,有利于社會安定。

膾炙人口的《送別》,其實就是其這種思想的體現。它具有非常鮮明的“學堂樂歌”的特點,曲譜借用了當時在日本很流行的歌曲《旅愁》的旋律又借用了約翰. P .奧德威所作《夢見家和母親》的旋律。

李叔同的作品曲式結構大多屬于單一部曲式,使用起、承、轉、合的發展手法寫成。填詞婉約清麗,具有鮮明的中國特點。一首寄托了無限哀思的葬禮歌《夢》便是最好的例子:“哀游子煢煢其無依兮,在天之涯。惟長夜漫漫而獨寐兮,時恍惚以魂馳。夢偃臥搖籃以啼笑兮,似嬰兒時。母食我甘酪與粉餌兮,父衣我以彩衣。月落烏啼, 夢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李叔同還和同學一起辦了“春柳社”,這個“春柳社”就是中國第一個話劇團。當時辦“春柳社”的時候正好趕上淮北發生了水災,春柳社就為賑災舉行義演,他們當時上演了法國作家小仲馬的名劇《茶花女》,李叔同在《茶花女》里男扮女主角瑪格麗特,演出非常轟動。

(李叔同在《茶花女》中扮演的瑪格麗特。)

1911年,李叔同從日本學成歸國。浙江師范學校的經亨頤校長請李叔同做音樂和圖畫課的教員,李叔同在杭州便做了6年的教師。

曾經有一段時間,李叔同身體不好,他的同事夏丏尊就給他介紹了一篇有關“斷食”的文章,讓他來調整身體。李叔同對此很有興趣,故趕往定慧寺,“斷食”了17天,用他自己的話說,當時他的感覺是“心地非常清,感覺非常靈,能聽人所不能聽,悟人所不能悟。”此后一心向佛,于定慧寺出家,法名弘一。

(弘一法師乘坐太原輪從廈門到青島。)

在我看來,在所有我聽到過的獨立音樂人里,李志的音樂之路是最有逼格的。

《海膽》的旋律很是朗朗上口,Eason也繼續抱著笑著唱歌的心態,將這首歌詞短促、編曲抓耳的歌盡量唱得有趣。不同于《一絲不掛》、《富士山下》、《任我行》等一眾林夕填詞、澤日生作曲的歌曲,《海膽》不再需要Eason動輒不換氣地連唱三十余字的長句。這才是真正的流行歌曲,林夕寫給陳奕迅的那些令人琢磨不透的歌詞嚴格意義上是借著流行的旗號,抒發自己的文人情懷。聽聽近年來流行于西方的Pop music吧:

王光祈:音樂能救國

1891年,王光祈出生于四川省成都。童年時期的他就很會吹簫奏笛,在中學的時候沉迷于川劇,這無疑為他之后的音樂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但童年時期的王光祈并沒有成為一個音樂家的夢想,而是積極的投身革命事業,謀求救國之道。

(王光祈肖像。)

他在私塾的老師是一位維新人士,經常給學生講述“戊戌變法”和“六君子”的故事,給童年的王光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11年,四川興起“保路運動”,王光祈積極投入革命活動。后來,在《新青年》倡導的民主、科學旗幟的指引下,王光祈積極投入新文化運動。

1919年五四運動之后,王光祈聯絡同鄉曾琦、周太玄等人,籌建“少年中國學會”。學會宗旨是“以振作少年精神,研究真實學術,發展社會事業,轉移末世風氣”。

(中國少年學會刊物。)

1920年,王光祈決定出國深造。他先入德國法蘭克福大學攻讀政治經濟學。

1922年,王光祈在音樂之邦兩年多的生活中,由于受到音樂的熏陶,加之他文化素養很高,從小就會弄簫吹笛,對中國民間音樂和戲曲也頗愛好,因此對音樂發生了興趣。這一年是他留德學習的重要轉折點。在工讀之余,他的主要興趣和方向逐漸轉向了音樂。

(留德的王光祈。)

民國16年,正式入柏林大學學習音樂學。他希望通過音樂喚起民眾,以實現“少年中國”的理想。熱衷于“社會改造救國”的王光祈走向了“音樂救國”的道路。

他站在創新的角度試圖將理論的音樂和政治結合起來。在歐洲十六年,他寫下了近代音樂學領域一系列重要著作——《中國音樂史》、《東西樂制之研究》等。

和留下樂曲傳唱于后世的作曲家們不同,王光祈是我國民族音樂學的重要奠基人,他把西方音樂引入中國,把中國音樂介紹給西方的思想影響了世世代代的音樂學子。

1936年1月12日晚上8點,王光祈猝然離世,死亡原因是神經鈣化和胃潰瘍。1月16日,波恩大學校園里登出訃告,講述了他生平事跡,對他評價極高。

1978年,李志生于江蘇省金壇縣,后來我們從《熱河》中聽到過這個地方,也因為這首歌對這個地方產生了莫名的好感。出身農村的他,童年的時間,被上學占掉大半,其他時間也要和家人下地忙農活。

Charlie Puth的《We Don't Talk Anymore》

黃自:歐柏林響起的中華交響

黃自字今吾,1904年3月23日生于江蘇川沙縣。黃自自幼受到愛國進步思想的教育和傳統文化的熏陶,他喜歡文學,愛讀古代詩詞。

1916年他進北京清華學校學習,對西洋樂興趣尤大。1921年開始從私人學習鋼琴,其后又學和聲。

(黃自肖像。)

1924年,黃自以優秀的學習成績畢業于清華學校,并獲準以官費留學美國。雖然黃自滿心渴望學習音樂專業,但當時卻沒有學音樂的名額,于是他選擇了心理學為主科,來到美國俄亥俄州歐柏林大學。

獲得學士學位后他的留學期未滿,還可用官費繼續學習,他喜出望外,選定了音樂系的理論作曲和鋼琴作為新的專業,實現了盼望已久的愿望。此后兩年在歐柏林大學音樂學院專攻音樂,學習理論作曲。

在歐柏林他結識了鋼琴專業的中國女生胡永馥,并漸漸互相產生好感。不幸的是胡永馥回國后第二年心臟病發作竟與世長辭。紅顏早逝,知己難求,黃自異常悲痛,不久就轉入耶魯大學音樂學校。他的畢業作品《懷舊》就是因紀念這段難忘的初戀和早逝的女友而得名的。

(現存博物館館長介紹《懷舊》手稿。)

《懷舊》首演后引起音樂界轟動,《新港晚報》刊文盛贊此曲:“《懷舊》是所有創作的管弦樂曲中的佼佼者。該曲或許不像其他作品那么炫耀,但至少有一個中心樂念,并且表現出最佳的配器手法;它同時也是音樂會中唯一令人充分欣賞的作品。”

此曲充滿了19世紀歐洲浪漫樂派的風格,有著濃郁的浪漫氣息和動人的悲劇色彩。這被認為是中國第一支在西方演奏的交響樂。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對全曲基調的奠基,田園風格的樂句,贊歌部分的結束,中國交響樂的新篇章也就此奏響。

(1929年6月9日《新港報》對成績優異的黃自的專訪報道。)

1929年6月,黃自放棄了美國錦繡的前程和優裕的物質生活,在游歷了英、法、荷、意諸國后,于同年8月底帶著對音樂教育事業的滿腔熱忱回到了闊別5年的祖國,時年25歲。

回國后第二年,黃自應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校長肖友梅的聘請,任音專教授兼教務主任。除教授理論作曲的全部專業課程外,他還教授音樂史以及“領略法”兩門共同必修課。

1930年的國立音專,還是在創辦階段,出現了許多困難。黃自親自擔任老師講授課程。音專重點的教學工作幾乎占據了黃自的全部時間和精力,但黃自仍認為,一個國家的音樂事業發展,光靠音樂學校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提高大眾的音樂水平。

黃自先生是我國近代藝術歌曲創作的一個集大成者,樂曲通常旋律抒情,歌詞文學性強,內容具有深刻性。他的好多作品流傳至今,經久不衰成為經典。

讓人惋惜的是這位天才的英年早逝。1938年5月9日,黃自因傷寒大腸出血癥,逝世于上海,年僅34歲。黃自臨終時說:“快去請醫生來,我不能就此死去,我還有大半部音樂史沒有創作完呢!”

(上海音樂學院的黃自雕像。)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中國的音樂事業也走在欣欣向榮的道路上。音樂界人才輩出,他們有的是大師的學生,有的是大師學生的學生。一代宗師們的音樂理念將會永遠傳承下去。

有一年暑假他和爸爸去了一趟上海,一個暑假的時間,讓他感受到了大城市的熱鬧與繁華。那個時候他有一個簡單的理想:“長大以后不種地”。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1997年,李志考入東南大學自動控制系。后來他就辦了退學手續,當然現在沒有人能充分的說當初他的退學是因為年輕氣盛,沖動之下的決定是不值得深究的,但在當時確實一個比較大膽也很冒險的舉動。也許每一個不甘平庸的人都會有比常人更多的勇氣,因為在他們靈魂深處住著自由。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退學之后他也有很長一段迷茫期,沒有工作,卻有一大把時間,而那些漫長的時間就顯得格外漫長。但也是因為那幾年看似無所事事的時間,讓他沉靜下來,閱讀,思考,以及聽大量的音樂。

We don't love anymore

后來他在南京先鋒書店有過一段演講,他說:“那五年(1999年~2004年)對我后來的幫助很大,因為我有大把的時間,除了茫然和迷茫之外,我有大把的時間去閱讀跟思考,包括聽大量的音樂,所以那段時間是挺重要的。……所以經常有人在網上問我,他現在很迷茫很痛苦,沒有工作什么什么的……其實在我看來,這正是一個好的事情——如果你過幾年回頭來看的話……”(摘自李志2014年李志在南京先鋒書店的演講)

What was all of it for?

圖片 2

Oh,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2004年李志的首張專輯《被禁忌的游戲》,2005年的《梵高先生》,以及2006年的《這個世界會好嗎》這3張專輯都是李志借錢完成的。那幾年他承擔了很多,跟生活周旋,被生活教育的寫出很多歌。然后作曲,編曲、錄音、設計封面、縮混、打印裁剪,自己裝盒,跟壓CD的工廠談判, 再到把CD運回并擺放到不同的攤位上,全程參與,比高三班主任還要忙。即使這樣,這三張唱片,也讓他欠了很多借款。

亦或者是Rag'n'Bone Man的《Human》

2007年他做了一場“將進酒”巡演,那個時候門票預售才30元,他在現場喊:“愿我們的青春永垂不朽”。你看,10年前的逼哥也說過這么熱血勵志的口號呢,所以他也是這么堅持的吧。就像后來他去成都,為還債朝九晚五的工作,這是逼哥音樂之路中進退的一部分。他去成都的目的很清楚,暫時從南京這個所謂的圈子里脫離開,賺錢還債。

I'm only human after all

2008年底到2009年初,李志又做了一個小型巡演,起名“單刀赴會”。每到周五,他一個人一把琴出去演出,周一飛回來上班,共演了15場。2009年秋“動物兇猛”巡演,70天他跑了35個城市,義烏是最后一場,那年他發行《我愛南京》第四張專輯,成本30萬。

I'm only human after all

無論生活給他潑了多少冷水,但在李志看來2009年都是他的轉折點。《我愛南京》發行,這是李志的第一張正式個人專輯——標志著他脫離了合成器和簡單編曲。而“我愛南京”專場是 在劇場舉行,音響設備從上海租來,這標志著他脫離了酒吧的聲場和硬件。

Don't put the blame on me

這一年他翻唱張瑋瑋的名曲《米店》,這一年他與萬曉利,老狼合唱《結婚》,這一年老狼擔任了他“我愛南京”專場演出的嘉賓,這一年,李志還是李志。

Don't put the blame on me

圖片 3

流行歌曲本就該如此——用最簡短的歌詞,配最上口的旋律,將最淺白的意思透過歌手的喉嚨唱進最大多數人的心里,(或者是最多的耳朵里)。這是它作為商業行為的本質決定的。流行的反面是易逝,老道的陳奕迅大概一早發現這首歌的特點,所以在唱腔與制作上下足功夫——

2010年9月,他推出了第五張個人音樂專輯《你好,鄭州》,在李志官方網站上線,提供全部視頻音頻資料,以“免費下載,自由出價”的方式對抗當時泛濫的網絡數字盜版。也許你只知道現在李志的巡演,跨年幾乎一票難求,但你不知道的是他曾經做過“先看演出后付費”的嘗試,卻遭遇失敗。

例如毫無征兆地掐掉左聲道人聲,僅保留低音貝斯作伴奏,右聲道的人聲也從男高音瞬間降至男低音,左右耳機穿進兩股強勁的低音聲波,大腦仿佛于這數秒間完成了一次扎實的按摩。這番體驗很是獨特,是從前Eason的歌曲里未曾出現過的。

2011年-2013年李志一直在跑巡演,從全國巡演到世界巡演,從歐洲到美洲。你難以想象這是一個曾經幾乎揭不開鍋的獨立音樂人能做到的事情,但他確實做到了。當然在這三年內,他還是做過一些貌似格外悲情和矯情的事件,例如拖著幾大箱自己的唱片到荒郊野外,付之一炬。例如放棄實體唱片,專心和音樂網站版權死磕、在微博上以嚴密邏輯掀起一陣陣罵戰……這后來的所有有人稱之為“行為藝術”,也是“逼哥”名號的由來。

至于第四首《誰來剪月光》,豆瓣上有人說這是一首典型的國語芭樂情歌。(芭樂,音譯自Ballad,泛指那些缺乏新意,矯情的抒情歌曲)的確,這是一首低配版《愛情轉移》,也是典型的E式國語情歌——矯揉造作,少里幾分《DUO》演唱會中的那番快意恩仇。它毫無疑問會是專輯里點擊量排名前列的歌曲,也許亦會是多年后人們想起這張碟時最先跳入腦中的幾首歌之一,但它只能算是一首及格的作品。Eason唱得沒毛病,但也因此少了最寶貴的驚喜。

也許是因為大音樂環境的變化,也許是因為李志一貫的自我堅持,從2014年開始,李志開始出演各大音樂節,他在北京工人體育館開巡演,在狂熱歌迷的歡呼聲中,他通過現場麥克風告訴來到現場的父母,自己的真正職業是一位獨立音樂人。而在在過去的漫長時光里,李志在父母長輩的眼睛里,只是城市中忙碌平凡的上班一族。

五六兩首《床上的黑洞》與《右上角》算是小品歌曲。前者描寫在七點的鬧鐘驚擾下的晨夢。

現在聽他歌的人成倍的增長,跨年的演出票也被炒出天價。他幾乎成為南京的標志,他設計和建立成為南京這座城市的音樂符號的livehouse,他說: 堅持在南京做跨年,堅持用南京的樂手,都是他愛南京的一種方式,LiveHouse 也一樣。 在南京文化圈里,他是CEO、是獨立音樂人,也是南京的英雄。

降落月球的背面

燒碟、維權、眾籌、跨年、制度化,李志在獨立音樂史上的標志性事件很多。而知道關于李志的這些事情,我突然明白為什么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他,是因為所有人都在試圖用他們的方法論,告訴我們怎樣才能活得更像別人,而李志是在行動告訴我們,怎樣才能活得更像自己。

有一個女孩對我笑

圖片 4

Was that you

二、民謠分兩種,李志的,其他人的。

正要上前觸碰她體溫

1.李志認為他是一個不會孤獨的人,可我們卻總是從他的歌里聽到滿嘴的孤獨。

卻響起了那討厭的鬧鐘聲

什么是孤獨,我覺得就是《梵高先生》。

Was that you

上面我提到過2009年的最后一天,義烏隔壁酒吧,那年他賣唱片賠了20萬,那一年,他自己一個人一把吉他,70天演出35場,而義烏是最后一場。

Why 偏要在這個關頭

臺上的李志抱著吉他,他有些喝多了。前奏想起來的時候,帶著醉意的李志沙啞對臺下的觀眾說:“你們不要再唱,我一個人唱。”

Why 要讓我好夢成空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李志呢,我只知道梵高是個畫畫的。他說這是他最后一次唱梵高先生,他告訴所有人,之所以不再唱了,是因為他感覺:沒有一個人真正理解自己。我也是后來了解了很多關于他的事情,才知道那個時候他憤世嫉俗,他激進自我,他就像《聶隱娘》里的經典臺詞一樣:一個人,沒有同類。

不想起來 賴在床上的黑洞

曾經堅硬的如頑石一樣的他也終于和自己和解,七年之后,深圳老狼的演唱會上,當《梵高先生》再次從李志沙啞的嗓子里傳出的時候,那些孤獨和寂寞也多了些溫暖和柔情。

蓋上被 閉上眼

2.后來這首歌的歌名變成了一個填空題,你離開了xx,從此沒有人和我說話。

多給我幾分鐘

我最早知道這首歌,是從我特別喜歡的一個作家的博客上聽到的。

碰巧,《...3mm》中也有一收與被打攪的睡眠有關的歌曲,《蚊》。填詞人林若寧玩性大發,故事從蚊子的吵鬧聲寫起,發展到警察出動,再到后來鬧到各國政府無法安定,以至于美國準備出兵,伊拉克也來助興。

后來我找了這首歌的來歷,多年前,李志曾經有過一個朋友,是至今為止,他認為在智商、信息和思想上和他完全對等的一個人。有一年的時間,他們住在一起,經常聊天,各種話題都聊。突然有一天,他們聊不下去了。再后來,他們就不說話了。不久之后朋友要去上海,李志寫了首歌,請這個朋友填詞,那是李志唯一一次叫別人填詞。朋友填不出來,李志也填不出來。

這兩首歌都由陳哲廬制作陳奕迅演唱,算是睡眠兩部曲吧。

最后,這首歌就成了一支樂曲,名叫《你離開了南京,從此沒有人跟我說話》。

第六首歌《右上角》葛大為將話題指向人們的生活在社交媒體時代的異化——剛哭花了妝、吃頂級法餐、剛健完了身、與網紅相談甚歡……人們將生活的每一個高光瞬間陳列在網絡上供人欣賞。

可能有些話只能說給懂的人聽,因為即使是廢話,也能給彼此相似的理解。這首曲子總會成為李志演出的散場曲,悠揚婉轉的旋律,倒有點特殊的意義,也許就是,謝謝你們來,謝謝你們懂。

緊接著筆鋒一轉,寫到:

這首歌我建議聽2015年現場版的那個,前奏的13秒簡直讓我愛到不行。

每個人提供秘密

圖片 5

窺探喬裝成取暖的途徑

3.后來李志結了婚,后來才有了后來

動手指不是認同是憐憫

2009年李志演唱會上,他和老狼、萬曉利合唱的這首《結婚》。

盲從也罷激怒也好

當中有一段對話:“

存在感刷到我就不會懊惱

李志:他們都結婚了,我打算也要結婚,但是我還沒有女朋友。

討拍討罵討厭討好

老狼、萬曉利:應該的,應該的。

右上角紅圈圈證明我很重要

李志:你覺得婚姻好嗎,萬總?

荒唐隨便崩壞不少

萬曉利:很好。

足以點燃欲望那就不算糟糕

李志:狼哥你覺得呢?

熱中熱情熱血熱鬧

老狼:很好。

右上角有動靜比氧氣更必要

李志:他們都說不錯,那我就有信心了。”

寫到這里我又想起林夕寫的《任我行》:

2013年,李志低調的結婚了,他娶得不是鄭州巷子里霧氣穿過年輕脖子的姑娘,不是送他西班牙餡餅的港島妹妹,也不是小他六歲的寶貝,但是他結婚了。他在歌里面唱:“ "只不過是一場生活,只不過是一場命運,只不過是一場游戲"。但是結婚后的他卻多了一份柔情,一如既往低沉的嗓音也不再是滿腔的落寞。他很書面地稱呼自己的妻子為“妻子”,他為女兒多多唱起兒歌,他也不再氣喘吁吁的訴說生活事多操蛋和無奈了了,他溫和的擁抱了這個世界。

從何時你也學會不要離群 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

他結婚了,所以他也相信未來。

從何時惋惜蝴蝶困于那桃源 飛多遠有誰會對牠操心

4.關于鄭州,我愛的全是你。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無人理睬如何求生

澳門回歸的那一年,李志剛剛大學畢業,找工作不順心,就在網吧里泡著,在聊天室遇到一個女孩,他說他喜歡唱歌,就在南京的網吧為那個女孩唱了一首《北京的金山上》,那女孩聽得很感動,他們也聊得很投機。于是他們約好見面,他就是從南京逃票跑到了鄭州尋找他的愛情。當時是個冬天,鄭州很冷。在鄭州待了一段時間他就回來了,這段愛情故事也算結束了。

頑童大了沒那么笨 可以聚腳于康莊旅途然后同沐浴溫泉

李志為紀念這個自己曾經喜歡的鄭州女孩,寫了這首《關于鄭州的記憶》。

為何在雨傘外獨行

每一個有著“城市情結”的人大概都是因為隱秘在內心深處的故事,我覺得這首歌是李志所有歌里最浪漫和溫情的一首歌了,盡管遺憾,但充滿溫度。

這么多好去處 漫游到獨家村去探誰

因為我愛的不是這座城市,我愛的是你。

既然沿著尋夢之旅出發 就站出點吸引贊許

圖片 6

逛夠幾個睡房到達教堂 仿似一路飛奔七八十歲

5.如果年輕時你沒來過熱河路,那你現在的生活是不是很幸福。

既然沿著情路走到這里 盡量不要后退

我去了好幾次南京,卻也還沒到過熱河路。

林的詞中主人公與葛的正好相反——他身上頗有一番離群索居的味道,但在嘗盡真正自由,又感到無趣,最后領悟到;既然沿著尋夢之旅出發了,就站出來一點吸引贊許。

這首歌,比較像一首帶著懷舊傷感的歌曲。用了大量的白描手法,把你沒見過的熱河路的樣子全部描述給你看。八十年代的金壇縣,梧桐垃圾灰塵,和各式各樣的雜貨店,有人沉默著,有人傷感著,每個人都裝著自己的故事,氣喘吁吁眼淚模糊。

林夕與葛大為詞中主角像背對著背,朝相反方向出發,他們終將在某一點相遇。

據說李志是在這里待過的,他見過兵荒馬亂的車站,見過修了新隧道的高架橋,見過破舊的電影院和剪發只要五元的理發店。

這一個點是每一個社交媒體時代的人需要在心中拿捏的平衡點,不需過分熱鬧,也不必刻意寂寥。

“沒有人在熱河路談戀愛,總有人在天黑時傷感。”他平鋪直敘的給你講了這樣一個幾乎讓人看不見未來的地方,沒有嘶吼,沒有爆發的情緒,卻充滿壓抑的扼制住了你的胸口,你會情不自禁的沉默或者落淚。

第七首《之外》,聽了很久也沒有太強烈的共鳴,刻意抒情的歌的確不是我的喜愛。

圖片 7

但是第八首《傅科擺》確實整張專輯帶給我最大滿足感的一首,

6.所以《天空之城》中唱的港島妹妹到底是什么妹妹呢?

李志在夜話里回答過關于港島妹妹,是一個朋友從西班牙寄來一張賀卡,賀卡上是個餡餅。

當然這首歌也確實有一個故事,李志的自傳里也寫過這個事情,但是太長,好奇的同學,請自行找度娘。

這首歌的現場總是會引起全場大合唱,情緒投入的好像所有人都有一個港島妹妹一樣。而李志倒顯得很隨意了,他會全程低著頭抖著腿,或者若有所思的握著話筒從舞臺這頭走到那頭。他那副常年吸煙的破嗓子,像一個破舊的唱片機,滋滋啦啦的放著低沉的音樂。每次聽他唱歌,我都覺得我聽的比他唱的還用心。

這首歌我是更喜歡聽現場的,因為全場的擁擠和喧囂,可以讓你毫不掩飾的放下防備,那一字一句唱出的,確實是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

圖片 8

7.我想和你在一起,直到我不愛你。

“那些年,是的有那么些年,我像條春天的喪家公狗一樣不停的遇上姑娘,不停的被拒絕被侮辱,不停的作踐自己。用星爺的話說:‘我是一個泡不到妞的可憐蟲’。”這是很多年前李志留在豆瓣的一句話。

他確實寫了不少歌,給他邂逅過的姑娘。

據說這首歌里面的姑娘,就是《蒼井空》里面的歐米嘎,他比李志小了六歲,曾經是他的女朋友。2013年“勾三搭四”現場,已經結婚的李志唱了一首同樣是為歐米嘎寫的歌,《和你在一起》。前奏一響起臺下就開始沸騰了,那些經歷感情波折或者一直感情空缺的男男女女擁抱,親吻,痛哭。

而全程閉眼的李志,也沒有人能猜透他心里在想說什么,也許是告別吧。

圖片 9

8.你知道為什么要聽李志的現場嗎,這首《墻上的向日葵》能告訴你答案。

《墻上的向日葵》一直被奉為現場經典,我最喜歡的是2014年I/O版,長達8分02秒,光是前奏就做足了戲,2分40秒開始,我全身每一根毛孔都豎起來了,所有的情緒都控制不住的噴薄而出。你能感覺到電吉他與鋼琴的完美搭配,不斷渲染著氣氛,一直在等待某一刻的爆發,把你的欲望引誘到最高點。到第一句一開口,就有一種想哭成傻逼的沖動。

就像老狼說的:“李志就像一個你生活中特別不耐煩的男朋友,或者一個脾氣特別暴躁的廚師一樣,你不知道他下一盤菜端上來的會是什么。”

他給你足夠的前戲,再讓你瞬間高潮,由安靜到到熱烈,由平靜道澎湃。所以聽他的現場,就像是XX,你懂的。

圖片 10

我經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把李志的歌分享給同事和朋友,但他們都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那表情就像踩了狗屎一樣。后來我就不再做這種傻逼的事情了,聽他的歌,你指望誰懂你呢。

有人說聽他的歌,總覺得這個世界盡管骯臟不堪,但也不能把這世界拱手讓給那群惡人。所以我會繼續與世界格格不入,你就在一邊暗暗自喜吧。

三.這個世界會好嗎?相信未來

去年,李志在自己的微博發布了一條標題為《知天命》的長微博,計劃在未來的十二年里,帶著自己的團隊,在全國334個地級市做334場演出。在【叁叁肆】發布會上,李志說這個計劃里最樸素的兩個目的是,“合理地割韭菜”和“普及現場音樂”。

一年過去了,李志的叁叁肆進度條完成了9.28%,半年的時間里他走過了安徽、陜西、寧夏三個省份的31個城市,直到8月16日在安康結束了今年的所有站點。這一路幾乎每一站都有故事,或者說是事故。比如定好的場地突然被告知消防未過,立即外搭小型音樂節臺子;比如演出中調音臺發生事故,李志又重演一遍……而事實上那些在2017年的巡演過程中遇到的,已經解決和不了了之的,前所未有和聞所未聞的困難,不盡其數。

圖片 11

“剛開始的時候遇到問題還是有點緊張,其實到現在我已經完全無所謂了,因為,就有話說,大不了取消吧,怎么辦呢。但是,但凡我們能夠去做的,我們都會盡力去做,讓那個演出去完成它,不管質量高低,去完成它。”

“妥協,擾民聲音小一點,或者怎么樣我們都可以去妥協,只要讓我去演出來。所以,有了這個想法之后,包括前面有這么多事情墊底之后,我就覺得無所謂了。”李志說。

李志對叁叁肆計劃的態度是"知天命",但他一直在盡人事。即使現實里他的曲目被下架,演出中也一直遇到問題,“普及現場音樂”這個宏大的目標也被外界質疑,以及這場漫長而好大的演出計劃,依舊埋伏著無數未知和變數。但是我莫名的相信他,就像他說相信未來一樣。

圖片 12

有朋友和我說今年寧波香橙音樂節,李志唱完一首,《這個世界會好嗎》,說了一句:“回家注意安全,把垃圾撿一下”。最后在下場的時候,豪邁揮手的對所有的粉絲說,一定要相信未來!

原來在正式發布2018年的跨年演唱會主題前,李志已經按耐不住躁動的心,似有若無的丟了一些影子了。

直到10月13日,那張黑色背景的海報在朋友圈刷屏,我才知道曾在歌里問:“這個世界會好嗎”的李志,給出了一個回答,這個回答就是相信未來。

原本我也不知道,這首詩這首來自“知青詩魂”食指的朦朧詩《相信未來》,它曾經被天津著名搖滾樂隊正午陽光樂隊編曲成歌。

這首詩表達的是,在混亂,迷惘的年代,詩人不甘于放棄理想和希望,所以寫下這首詩自我鼓勵,恪守自己對明天的承諾。

而李志用“相信未來”作為跨年的主題,既像是給曾經那段艱難負債做音樂的日子一個誠懇的總結,又像是在證明“活著是為了能讓這個世界更好”。

圖片 13

羅曼羅蘭說:“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后還依然熱愛生活。”

上面提到過,這些年李志在獨立音樂圈的標志性事件非常多,他堅持無贈票,他與粉絲合謀捉黃牛,他邀請其他音樂人地址侵權,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粗俗也直接,他憤世也真實,他說臟話但也誠懇,從單身赴會,到帶四五十人的樂隊演出,他讓我們相信青春可以永垂不朽。

李志擁有民間世俗幽默和半吊子藝術情懷,他唱歌沒那么好聽,但歌詞有一種套80年代詩歌、90年代搖滾樂的感覺,他有有一些市井理想,但又不愿意與世俗同流合污。他可以毫不隱晦的揭露世界的虛偽也可以直接了當的講述擾人的情愛。他曾經在采訪中說過,“其實我不希望大家來喜歡我的音樂,我的音樂才能很有限,但我希望大家能喜歡我的價值觀。”

而這一次他對你說:相信未來。

如果你之前不知道為什么,那這篇文章足夠告訴你原因了。

圖片 14

注:

參考資料:李志2014年在南京先鋒書店的演講,百家號《李志|孤獨的民謠詩人》,[新聞時訊] 李志的 Live House 歐拉藝術空間,南京李志微博,叁叁肆微博,以及其他媒體新聞。

中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