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正規官網 > 熱血 > 學會游泳已經成了一種執念,其二《雪滿白衣》

熱血

學會游泳已經成了一種執念,其二《雪滿白衣》

是的,今年我又沒有學會游泳。

笑看分庭,暗控大局,一著不慎,滿盤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蹇賓

目錄

盡管現在才九月份,離年底還有一段時間,但我已經嚴重預感到,今年又學不會游泳了。

冷面利芒,匹馬獨行,熱血報君,酬天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齊之侃

四十、魯南畢業,總以為遙遙無期

多年來,學會游泳已經成了一種執念,根植在我的內心,一到夏天就開始復蘇,瘋狂的促使著我去了解這樁夙愿。這種想法如此的強烈以至于每到夏天,我就會忍不住上網搜索最新款的男士泳褲,看到順眼的就買下來,并在付款的時候狠狠的告訴自己,這可是為了完成愿望進行的投資啊。我熟悉周邊的所有泳池,無論是露天的還是室內的,關于他們的環境好壞,收費多少,妹子質量,我統統了如指掌。可我最終不得不遺憾的承認,直到現在,我仍舊是一只旱鴨子。


文/袁俊偉

而且最令人沮喪的是,整個夏天,我只下過一次水,總共在水里待了大概三個小時不到。而那條五月份就信誓旦旦買回的泳褲,至今也只見識過一次泳池的大氣磅礴,如今被我揉作一團,胡亂的仍進了衣柜的底層。

白衣勝雪,英氣勃發。匹馬而來的少年將軍,一眼便刻入心頭。身形高挑,氣質卓絕,高冠華服的少年君王,一舉一動都吸引人的目光。

?

我覺得自己想要學會游泳的夢想就像那條被我隨意打發的泳褲,也被生活隨意打發了。事實上,被生活隨意打發的又豈止于此。很多曾經徹夜難眠的興奮,熱血澎湃的沖動,如今想來已索然無味,我們在不斷的拖延和妥協中,變成了平庸世界里最普通的一份子。

這一雙白衣公子,成全了我多年君王將軍的美夢。而為他們所創作的劇情歌,又成功占據了我每日循環的歌單。

(一)

當然這些結果的造成都事出有因,并不能完全歸咎于我性格上的弱點,比如去年夏天沒學會游泳,其實是因為那時剛在一家廣告公司站穩腳跟,經常要全國各地到處跑,根本沒多少時間去學,好不容易等到七月下旬空閑的時候,結果成都的氣溫驟降,一時間所有室外游泳池紛紛關門,而且之后氣溫再也沒有回升,導致我不得不把實現目標的期限往后延遲。而今年之所以沒學會,倒不是因為沒時間,而是在七月初的時候,我剛好失業了,之后就一直陷入萎靡不振的大姨夫情緒中,別說去游泳,下樓取個外賣我都得進行半個小時心理建設。

其一《白璧無瑕》,其二《雪滿白衣》。

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慢,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

之后唯一的一次下水,也是因為幾個哥們一再邀約,加上看到買了兩個多月的泳褲連標簽都沒有撕,內心實在有些過意不去,才硬著頭皮去了。

圖片 1

從中學開始,我就迷上了老狼,初中的時候,我姐姐去上大學帶回了一個mp3,我在里面灌滿了老狼的歌,幾乎每天都聽,上學的路上,回家的路上,周末跑去田野里,跑去湖邊,但凡是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坐著,耳邊總會回響起那熟悉的干凈平淡的嗓音。我就喜歡那種范兒,特別生活,獨自一人品味著生活里的酸甜苦辣,時不時給你平靜的湖面來幾聲泉水叮咚,從未在悲傷面前止步,而是憧憬著生活中的美好,回憶那過往的幸福瞬間。哦,旋律簡單,每個人都會哼唱的歌就叫作民謠,很多人覺得聽多了,往往會不能適應社會,但我覺得,生活就該是平平淡淡的,心靈也該是干干凈凈的。
???
距離上一次畢業,那是高中,似乎大街小巷,全是兩首歌的天下。小巷的深處,校園的陽臺,會有一幫人在哼唱《老男孩》,大橋卓彌的曲,肖央填了詞,又拍了微電影。“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只剩下平凡的我沒有了當年的熱血。”一下子就喚起了所有人的高中回憶,不過那是八零后的事情,那年頭,青春就是有情懷和追憶兄弟情義以及早逝的愛情。

現在成都的天氣已經轉涼,大部分室外游泳池也陸續關閉。一想到這里,我就為自己再次半途而廢的游泳夢感到無比內疚和自責。

截圖

冬夜上完晚自習,在回家的路上,昏黃的路燈總能把林道的投影晃漾得疏影婆娑,江南的寒風是刺骨的,一幫人騎著自行車或者開著電瓶車,那肯定會在風里嘶吼《春天里》,在冬夜里呼喚春天,歌聲在逆風里激昂,特別有激情,旭日陽剛唱紅了汪峰的歌,后來就不讓唱了。這兩首歌,在四年前,似乎被傳唱得過分,前些天回了一趟家,湖邊的廣場上竟然支起了露天KTV,幾個高中模樣的學生去在點歌,手麥一拿起來,竟然還是這兩首歌,可見很多東西就像河水一樣,在代際間流淌,不會發生太大的改變。

生命里無疑還有許多夏天,但肯定沒有一個夏天,會如今夏。而我那些荒廢在燦爛陽光下的每一個日子,都寫滿了空白,這實在很難讓人釋懷。

圖片 2

那一年的畢業晚會,這兩首歌吼完了,投影儀上突然出現了《同桌的你》,這首1994就唱遍了大江南北的校園民謠。一時間大家都哭了,一幫九零后非要學著八零后爛矯情,可是哭聲一片,你無法不動容,我不曉得是“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還是“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誰安慰愛哭的你,誰把你的長發盤起,誰給你做的嫁衣”把大家給唱哭了,高中里談戀愛的時候,說的永遠是海誓山盟,根本就不會想到到了大學會分手的這件事。這么多年了,我倒是覺得是最后拖得很長的那個“啦啦啦啦”把大家給唱哭的,實在是太長了,一口氣都喘不過來,所以眼淚都給憋出來了。

所幸的是,當我逐漸從那虛無的荒廢中掙脫出來,終究意識到所謂的“大姨夫情緒”的本質,所有的頹廢、拖延、焦慮和不安,其實都源于對未來的害怕,害怕沒能成為想成為的人,害怕努力過后依舊一事無成,害怕在日復一日的平庸里淪為最厭惡的那種人。

截圖

很長一段時間里,這首歌成了我在KTV里的保留節目,實在是唱煩了,便換作了《虎口脫險》,不是法國那部很有名的戰爭喜劇片,而是老狼哼唱的那首民謠。每當前奏一起來,我就對著抽煙的人唱,“把煙熄滅了吧,對身體會好一點。”反正我是不抽煙的。當唱到“愛你的每個瞬間,像飛馳而過的地鐵。”腦海里總會出現火車疾馳在鐵軌上,摩擦枕木的聲音,咣啷啷,咣啷啷,似乎還有鐵道旁白楊樹葉嘩啦啦的聲響。

而當我終于鼓足勇氣,準備孤注一擲直面生活的時候,才發現那些所謂的害怕,其實也不過如此。世上無一渙散的不安,有的生活都聚在此處、此時。與其耗費氣力害怕未知,倒不如先腳踏實地的做好眼前。

蹇賓是諸侯中最后稱王卻也是最早滅國的君王,但是我覺得他是《刺客列傳》中最有王相之人。他暗控大局,有齊之侃這樣的良將替他征戰沙場又輔佐政事,若是君臣同心,必能成就一番大業。但可惜的是,有他國虎視眈眈,又有朝中奸佞作亂,加之蹇賓有著天下君王的通病——多疑,就生生撕開了君臣原本的親密無間,最后兵敗被俘,自盡而亡,不可謂不可惜。

中學畢業后各奔東西,很多人日后還會重新回到故鄉,雖然不再是“我想要回到故鄉,再回到她的身旁。”或許是洪啟唱的那首《回鄉之路》,“回鄉的道路多么令人神往,親人們的愛足以抵消一世界悲涼”,所以各奔東西后,四年漂完了,大家又回來了。但是大學呢,當我們沒有留在那個城市,再回去看看的機會就渺茫了,我們都能猜到為數不多的幾次聚首,幾個關系鐵的,無非是婚喪嫁娶。

至于什么時候學會游泳,總會學會的。

齊之侃,是我心中最愛的少年將軍形象。文可出謀劃策,武可破陣奪城。無論是他在王上面前的溫順,還是在外懟天懟地懟國師的霸氣側漏,這樣的將軍,都可以說是少男少女傾慕的對象了。小齊將軍的忠誠,也很是為人物加分。出使他國時其他國家使臣的示好,解甲之后鄰國上大夫的親自相邀,都只換來一句“既已承諾吾王,此生便不做他想”。

(二)

“承君器重,無以為報,唯肝腦涂地,以謝君恩。”將軍重諾,即使最后蹇賓懷疑他也毫無怨言,兵敗后以一人之命換滿城軍民平安,大義凜然,慷慨赴死!

對于魯南小城來講,很大程度是更是如此,來了讀四年書,畢業了,肯定要走的。魯南小城適合人們看盡繁華后,定下了心居家過小日子,但是年輕人總是要出去闖闖的,他們是條魚,眼里的世界是大海,但是魯南小城只是一個小池塘。在中國,這種小縣城比比皆是,包括我的江南故鄉,我既沒有留在魯南小城,也沒回到我的江南小城,最終還是背棄了鄉土,選擇了城市,但是離家近了,也算是出去了一趟,又回到了親人身旁。

我喜歡雙白二人,也喜歡這兩首同人歌,不僅因為曲調悠美凄清動人,更因為歌詞之精湛深入人心。

在大學里頭,每一年都會看到一批人離開,過幾個月,又會有一批人進來。我們送走了三批,接來了三批,如今終于輪到我們自己了。大學里離別的場景,我實在看得夠多了。每年一到這個時候,操場上總會有人在拍照,秀大腿,拋帽子,甚至還拋人,這些都是嘻嘻哈哈的場面。還有一批人就在哭,小姑娘喜歡蹲在墻角哭,男孩子喜歡手里拿著一個酒瓶子,圍著操場一邊走,一邊喝,一邊哭。

邪佞弄權 暗覬玄綬

鄰盟背信 別有圖謀

日月晴缺 豈懼天意降征咎

羽檄相催 技困途窮

斡旋請纓 撫君乞惆

長揖作訣 此去何日再縱酒

我印象里最深的,是一個貴州的哥們,有一年我去云南的火車上,同他聊了很久,他在貴陽下了車,我一直坐到昆明,他畢業的時候,就在操場上狼嚎,應該是喝醉了,扶著他的是個姑娘,小姑娘都沒哭,他倒是哭成了個淚人,最后癱軟在地上。這哥們常年在武術協會練拳,習武之人沒想到到了最后會如此柔軟。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根本就忘不了他在操場上一顆心如同玻璃一樣,隨著眼淚的流出,而支離破碎的樣子,給人的沖擊力實在是太大的。

數十字便概括了蹇齊二人的困境,邪佞、鄰盟,打著天意占卜之名的逼迫,和他國金戈鐵馬的攻勢,縱使兩人再有勇有謀,也不過是“技困途窮”。萬般無奈,蹇賓也只能親自替齊之侃換上盔甲,舉杯對飲,含淚離別。

這只是哭,還有一些情侶原本牽著手,走在校園的小道上,可是牽著牽著,手就松開了,一松開那就是吵架,什么話都罵得出來,全然不顧周圍人的目光。最后總會在一棵樹下,兩廂轉身,不給對方一滴眼淚。我們曉得,這兩個人在一起走了四年,終是走到了盡頭。那時候我還在和峰哥說:“還好當年沒在學校里談戀愛,不然畢業了,不是哭死,就是恨死,關鍵,心里實在承受不了這種離別的心傷。”峰哥還說我太年輕,不會享受大學生活,可是峰哥四年也沒在學校里撈到一個姑娘,他的姐姐妹妹遍布全國,按他的話講,就是兔子不吃窩邊草。

兩人相逢也曾并肩殺敵,以身相護,之后的歲月里“馳馬彀,拊掌頷首,恣情游,并轡結儔。指輕扣 ,積愫默契中暗涌”。君臣默契無間,在亂世中相互依存。從旁人的角度,多希望兩人不受身份束縛,能夠對酒當歌,肆意人生啊。

砸酒瓶的日子還得過幾天,總會有一幫人喝完大酒回來,勾肩搭背走在校園的小道上,搖搖晃晃地走不穩路,一不小心,酒瓶里的半瓶啤酒就灑了,一灑酒干脆砸酒瓶,一個人砸酒瓶,那就會引發一場砸酒瓶的盛會。頓時,全校就會響起各種稀里嘩啦的聲音,像是猶太人的水晶之夜。在這種聲音里,還會有人對歌,女生宿舍里的姑娘們深情演唱,對面男生宿舍的漢子們就會敞開嗓子對歌。這種對歌會持續很久,宿管根本就不會管,每年都這個樣子,就像他們不敢管砸酒瓶一樣,幾個門衛早就戴上耳塞,躲得遠遠的。

故事到了最后,終究還是到了頭。若得償所愿,也就不會心有掛念了。

在這些人群里,我們總會聽到一些聲音,“你們兩個一起考了研究生,還有三年可要好好相處啊,學校里認識的這幾對,就看好你們,我可要等著喝喜酒。”“兄弟,啥話也別講了,明天回了家,好好的找個工作,我們過幾年去看你。”等到這些話一說出來,酒瓶也不砸了,歌也不唱了,全校都哭開了,大一的不懂,“這幫人可真矯情。”大二的人已經看過了一次不說話,大三的人最有感觸,會對孩子們說,“你們過幾年也這樣。”

滅國之君,怎樣都是難堪的,以身殉葬,是無奈更是熱血報國;敗軍之將,不能死在戰場是憾事,但換得一城軍民又是一件幸事。

他們在喝酒砸酒瓶的時候,我們也在喝酒,總喜歡談論這個離別的話題,很傷感。昊然這個兄弟,在過往的文字里一直忘了提,大學四年做了四年生意,沒事就喜歡倒騰點小玩意來賣賣,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回到滕州做居委會主任,很實在一個人。當年一進中文系的時候,跟文學老師處得很好,那一年王蒙和鄭愁予來學校開交流會,老師就帶著昊然去聽,全班就他一個,昊然是個很有頭腦的人,當天晚上就跑到新華書店,買了一本王蒙的《活動變人形》和鄭愁予的詩集,開會那天,擠破了茫茫人海,硬是讓兩位大佬都給簽了名,這事讓我們眼紅了好久,從此之后,嘴邊總是掛上了“那噠噠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舍我骨肉,寄故國山河錦繡”,喚一聲“王上”你慢點走,小齊終究還是追隨你到三途橋頭長廝守。

昊然有一年批發了幾千雙襪子,滿魯南小城地兜售賺了不少,峰哥想著分杯羹,拿了兩百雙襪子,昊然要押金,峰哥不干,但是峰哥把襪子扛回了宿舍又怕一個個宿舍地賣襪子,有點撐不起學校扛把子的臉面,就全扔在宿舍。昊然天天打電話問銷路,峰哥也磨著拖著,最后一雙襪子沒賣掉,還自己穿了十來雙。因為這件事,峰哥每次喝酒都要被昊然詬病。學校體能測試的時候,昊然一千米跑不動,喊峰哥去代跑,峰哥不去,就只好喊我了,結果我自己給自己跑了三分五十,給昊然跑了三分三十五,所以昊然天天都要說請我吃飯,可惜總沒有空。

圖片 3

有一次,我們喝酒的時候就談到了畢業離別的這個沉重話題。這個話題總是由浩哥提出來,無非是畢了業不曉得何時見面,昊然實在人,“兄弟放心,你結婚的時候,隨叫隨到,我結婚的時候,不喊你我是孫子。”浩哥喝完酒總是喜歡把話題拓展開,“兄弟,何止是結婚啊,家里有事,我肯定也要去啊。”昊然有些疑惑,說:“浩哥義氣啊,給爹娘送終都是以后的事情了,那就以后再講吧。”這一下子浩哥就不高興了:“兄弟啊,你是沒把我當兄弟啊,你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他們有一天有事了,我能不去。”這就是濟寧人的態度了,浩哥的形象就像李逵一樣,見了面一口一個哥哥,打架的時候沖在在前面。我都忘記那次酒會是怎么結束的,好像都喝醉了,也談了這個關于離別最沉重的話題。

網易云樂評

(三)

如果說《白璧無瑕》的歌詞概括了雙白的一生,那么《雪滿白衣》更多的是感情的流露和對結局的美好期許了。

我在去年畢業季的時候,給很多人寫過詩。一些人要走了,我陪著他們在學校里頭轉轉,聽他們追憶往昔,如果讓我有些感觸,我便會寫詩送給他們,所以留下了很多花花草草的東西。那么多送別詩,我也怕全扒拉出來。記得在他們離校的時候,我爬了一個樓梯,一種詩歌形式,就跟前蘇聯未來主義詩人馬雅可夫斯基一樣,我是做不了那么水火交融,迸射最燦爛煙花的,《哭吧,不要吝惜最后的眼淚》。

兩首歌前面部分都是根據劇情概括的歌詞,到最后則是我們看客心中的愿景。

“一個安靜的黃昏
你坐在操場邊的角落
撿起一片飄落的白楊樹葉
我要為你寫首青春季節的詩篇。

正如詞中所言“山海親手送入你眼眸”,蹇賓將小齊帶入這亂世之中。“一人家國一人來守”,也正是小齊肝膽忠心保家衛國之志。兩個人的一生短暫而糾纏在一起,也敵不過一句“天命太悠悠”!

木吉他里的民謠
將是最后青澀的余繞
掀起姑娘翩蔓的青蘿裙擺
這恰好是定格最美瞬間的相片。

英雄劍,握太久也要放手。

青草坪上的晚風
把沉睡了的眼淚喚醒
流淌的不僅是一地的憂傷
那是時光匆匆而過留下的積淀。

肝膽路,走到頭也會白首。

院墻上面的凌霄
早已爬過高枝在攀緣
它是多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告訴你們不要害怕單調的無奈。

愿吾王與上將軍去后魂歸一處,莫再回頭。在云端笑看浮華,對酌無憂!

塑膠跑道的人兒
背影不經意間地拉長
斜斜的光陰在景深里投照
你們的道路從這里延伸到遠方。

除卻君身三千雪,天下誰人配白衣。

孤獨詩人的肩膀
為著你們每個人撐起
哭吧不要吝惜最后的眼淚
但愿我的傾聽作了明日的期約。”

蹇齊去后,所有的君王將軍的故事都有了面孔,所有的嘆息都化作歌聲,成了“天璣遺民”心底里的白月光。

我看到詩的時間標注著六月二十五日,正是去年畢業的日子,也是今年畢業的日子。

圖片 4

最后一段時光,我經常和一個姑娘大晚上跑到食堂喝酒,兩瓶啤酒,三兩花生米,亂七八地聊著天,說些相見恨晚得話。我想靜靜,卻不曉得靜靜是誰。她都馬上畢業的人了,陪我上晚自習,露出白花花的大腿,引來一些蚊子,我都不曉得該拍還是不拍。我也不曉得該不該寫詩,有一天我對她說:“你是不是覺得我不給你寫詩啊,等你走了,我看到隔壁的位置空了,詩就會自然而然地淌出來。”這是華茲華斯說的,“詩是強烈感情的自然流露。”

人生若只如初見

她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們還去食堂喝了幾瓶啤酒,我把她送到了宿舍,我好像沒送過幾個姑娘回教室,貌似送過她兩次,一次下雨天給她撐傘回去,另一次就是最后走的一次。她有強迫癥,喜歡把啤酒瓶上的紙給褪下來,自然還有我的眼藥水和風油精的封面。
??
她那天終于走了,我也沒下樓送,只是給她發信息,“我就不下去了,怕難過。”她走了一個多星期,我就寫詩了,走過了教學樓的長廊,很幽暗,前面的出口隱約著亮光,從東頭走到了西頭,便完成了一首詩,《你離開的那天》。

圖片 5

“你離開的那天
我獨自走過一條悠長的樓道。
光線昏暗,只有一個
朦朧的,留著幾許光點的出口。‖

圖片 6

我在四分之三的地方
停下,你卻
早已站在出口跟我招手。‖

圖片 7

我想問你前三年里
都去了哪?你好像沒有
聽見,笑而不答。‖

(顏狗表示無論如何還是要放上我蹇齊帥氣的截圖(〃?〃))

你看,黃昏了
是不是應該去操場遛狗
聊聊我們的孤獨,還有憂愁。‖

夜半的小賣鋪門口
擺上三兩花生,兩瓶啤酒。
你褪下酒瓶的紙裹
可什么時候才能脫下
世俗的羈索。‖

我們的性靈需要自由
不然無法燭照
空洞得落淚的安全感。‖

我愿意陪著你一起超脫
因為存在的形式
需要義無反顧地選擇。‖

站在出口吧
你若是不走遠
我就能跟上你的步伐
迎著那束光,一同去朝圣
巴顏喀拉走下的土勃特。‖”

特別有民謠的感覺,但是后來我發現自己很卑鄙,干嘛要給這么多飄在空中的承諾,恨不得扇自己幾個耳光。

后來,我還是陸陸續續地寫了一些,她們早就走遠了。當時有個小學妹讀了我好多詩,就對我說,“她們都走了,你給她們寫詩,等到了明年,你們走了,又有誰給你來寫詩呢。”我對她笑一笑,“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咯。”她惶恐得不得了,只是一個勁得說:“我不敢,我不敢。”

其實我從來沒想過別人會給我寫詩,因為我一直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活在了別人的世界里,我會感到害怕。我也覺得如果一個人遇到了一個詩人,而詩人又會給她寫詩,那她將會有一段悲哀的記憶,因為詩總是哀傷的。這就像我從前一直喜歡給別人拍照,突然有一天,有人對我說,“這么多照片,怎么看不到你啊。”我會對他們說,“我就在站在照片的前面看著你們啊。”

過幾天,等到我畢業的時候,小姑娘們可千萬別給我寫詩,我怕我接受不了,因為沒什么東西值得別人懷念的。人總會離開這個世界,最好的紀念方式則是像風一樣慢慢被遺忘,就像是穆斯林的習慣,親人去世了,每年殺一頭牛,慢慢地,就不會殺了,這個人也會被忘記了,這些才是最好的,人真正的歸宿。

(四)

我同媛姐相識應該是很早的事情了,沒辦法,我的仰慕者總是很多,我一度懷疑我怎么有那么大的魅力,能招來那么多姑娘。可關鍵我真的是單身啊,這時候峰哥總會說,“女朋友誰還能沒有啊,只是看你想不想談戀愛了,想不要要女人了。”對于這件事情,我一直很矛盾,這是題外話,和媛姐沒有半毛錢關系。反正我是喜歡吹牛逼的,又不收稅。

媛姐看我寫了那么多詩,寫了那么多文字,只是在一個很小的人群里流傳,總是很不甘心,她總是說:“把你的東西拿去豆瓣發吧,沒時間不要緊,我幫你打理,萬一火了呢。”她總是那么熱心,熱心得讓我不曉得該怎么做。媛姐威海榮成人,住在海邊,可想膚色是什么樣子的,她每次回去都要給我帶很多的特產,魷魚絲啊,海帶啊,甚至膠東特有的油爆辣椒。大學幾年里沒少吃她東西,禮尚往來,我也時常給她捎東西,有一次回去竟然給她帶了三件睡衣,因為她有三個伙伴,而且都要穿最大號的,睡衣穿了好幾年,后來竟然穿破了。

大學最后一年,她準備考研了,我時常在他們自習室溜達,沒看見人影,總會發短信問她怎么沒有學習,這時候她就會給我發一張圖,三個人把人家飯店又給吃空了,桌子上碼的飯盒有人高。在吃東西這點上,一點都不作假,胃口實在是太好了,我很少看到女孩子能連吃三碗飯的,因為我只能吃一碗。媛姐是幸運的,天天吃吃喝喝,竟然考到了研究生,她很有想法,一心想去南方看看,竟然真去了一個東南沿海的海濱城市。她坐高鐵去面試的時候,我去送了,她從南方回來的時候,天黑了,患有夜盲癥,我也是去接了,風風火火的,手里拿了兩個大水杯,說是怕不夠喝,讓人記憶深刻。

她學的是數學,理科生好端端的偏偏要附庸風雅,我送給他一首詩作為畢業禮物,就是那朵海邊的鳶尾花,可是貪得無厭,每天都像是一直蒼蠅一樣在我耳邊嗡嗡地叫,后來還真的給她寫了一首長詩,《北中國海到南中國海》

?? “你老催我寫首詩/我卻長久無從下筆/因為早已未遇,海邊藍色的風/唯恐吹進不了你的心。‖生來便在北中國海/那座近代史上彌漫/硝煙的海港/或許注定了你的豪情。/秦始皇揮斥方遒/天盡頭,秦東門/亞細亞的朝陽便從這里升起。/漢武帝來了,赤雁歌之/哪里遜了風采。/等到了后來/鄧世昌站上了致遠艦/這邊海天間便寫滿了壯節。‖
???? 我曾在你的家鄉/吹著海風,安度過幾宿/軍港的夜,對岸的松濤陣陣/把熟睡的夢靜悄悄地搖。/便如同在你此刻今晚的夢鄉。‖你從始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來到南中國海/嶙峋的礁石化作了/溫軟的細沙,海風輕撫著/夕陽下搖曳的椰林。/然而轉瞬即逝的變臉/卻時常是臺風拔掉百年的巨榕。/于是你也成了本地人/同他們一樣/遍布中國書寫著傳奇。‖
???? 北方的黃河,噴薄著入了渤海/他從蓬萊口灌進了黃海/一路南下,浩浩湯湯/終于在東海和南海的交頭/匯入了甌江。‖來自北方的壯士/你在南方的海邊勇敢地走著/看,甌江之畔/蘇步青早已為你留下了足跡/數學史上從不吝嗇/再多幾個祖沖之和秦九韶。‖到時候,請送我一本/刻寫著你名字的歷史書/陪我在海邊,對酌青梅酒/我想,那時藍色的風,/應當就盡了你的興。‖”
?????
??? 這首詩一看就知道不是給姑娘寫的,但是媛姐特別開心。彼時她離開學校已經一段時間了。

離開學校之前,她似乎把所有的東西都留給了我,各種書本,字典,熱水壺,書立,甚至還有她坐了一年的那張自習室書桌。在我過生日的時候,還送給了我一個電風扇,電風扇和書立被我帶回了江南,現在還在用著,所以這幾天開著那個小電風扇,我時常能想起媛姐來。可我搞不懂的是,她竟然把她的畢業論文也給了我,說是做個紀念。她的畢業論文跟峰哥一樣,一個星期全搞定,我都不曉得有沒有一點價值,反正也被我帶了回來,如她所說做個紀念。我的畢業論文只是打印了一稿,交給了導師,尚沒有說存一份紙質的,二三十張紙,分量太大了。

媛姐走的那天,正好是學校清空宿舍的早上,我和峰哥大清早地就跑到她宿舍樓門口等她,因為我經常喊著峰哥同媛姐吃飯,去年的飯局,在一起吃了好幾頓飯。峰哥一直想要一本英漢字典,振哥一本閑置,峰哥討了好久都沒要到,后來振哥竟然送給了一個姑娘。媛姐宿舍還有一個姐妹叫奇姐,我把媛姐的東西繼承了過來,峰哥也就把奇姐的東西給繼承了過來,湊巧兩個人從大一的時候,就各自買了一本英漢大字典,自然四年來沒有翻過。正好一人一本送給了我們。

那天早上,我和峰哥幫媛姐他們把東西搬到了學校大門口,便去叫了一輛出租車,可媛姐不干,說是當年是坐小蹦蹦來的,走的時候也要坐小蹦蹦走。媛姐宿舍三姐妹還有一個倩姐,三個人兩個人考到了研究生,倩姐留在了這邊做英語培訓老師,數學系的做英語老師,她估計也是第一個。所以,應該是我和峰哥以及倩姐送媛姐和奇姐,我們也就是拍拍照片,擁抱擁抱。輪到倩姐了,那么大一個塊頭的姑娘竟然哭了,哭得來不及擦眼淚,倩姐一哭,奇姐也跟著哭,但是媛姐爽快,把兩個姐妹抱在一起,“倩倩別哭,哭了叫人笑話。”媛姐是憋住了眼淚,但是兩眼通紅。

我都忘記兩個姑娘是怎么上的車了,只感覺車窗開著,媛姐探出腦袋,看了我一眼,一點眼淚打在了我的臉上。

(五)

最后那幾天里,峰哥還喊著一個宿舍的人陪著朱哥吃了一頓送別飯。朱哥原先是住在我們宿舍的,后來為了考研就搬到了另一個宿舍。他們上個本科需要五年,因為是專升本,這就意味著剛熬過了一個磨人的升本考試,那就得馬不停蹄地進入緊張的考研復習中。這種學生在我們學校很多,還包括很多二戰的,五年本科,一年復讀,等到終于考到了研究生,才發現一個本科讀了七八年,所以我特別佩服他們的毅力。

朱哥在我們宿舍其實也就待了一學期,天天帶著一幫人打游戲,那就是一條戰線上的兄弟,此后就老老實實在在新的宿舍里準備考研了。他準備了一年,后來還是沒有考上,最后在家鄉的小廠子里找了一份工作,回去做工人。那時候,似乎每個人都問,干嘛不再考一年,他只是說:“年紀大了,又耽誤了一年,家里老大,還有個弟弟在上學,該幫助家里挑起擔子了。”這種劇情雖然時常出現在電視劇里,但是確實在生活中發生著,特別是山東的農村,朱哥是濰坊臨朐人,原先這個字我不認識,朱哥念了好幾遍,我才會讀。

那一桌子菜,朱哥喝酒喝得一張臉通紅,他說,跟現在待的一個宿舍都沒有喝這么多酒,跟你們在一起竟然喝了這么多,這自然是我和峰哥的功勞。其實我以前壓根不認識朱哥,朱哥搬離后,我才搬進了宿舍。他還同我說了好些話,無非是第一次喝酒,就喝了那么多。朱哥是很不善言辭的,不會說話的時候,就使勁喝酒。他第二天大清早要坐火車離開,我們也沒讓他喝醉。大家吃完了飯,朱哥到我們宿舍坐了一會,一個勁地坐在彤哥床上聊天,說一些大學的感觸。朱哥起身離開的時候,我和峰哥陪他到他宿舍坐了坐,峰哥看看有什么東西可以繼承的,我也就是陪陪他說說話,因為我特別能理解別人離別的心情。

我們本身打算著第二天清早送一送朱哥,但是清晨起床去朱哥宿舍找他,早就沒了人影,一張床鋪空空的,宿舍里也收拾得干干凈凈得,在桌子上還給我們留了一張紙條,我記得寫著:“兄弟們,謝謝你們昨天的招待,我原本沒有打算會有人會送我,因為我在這個學校也不認識什么人。原諒我的不辭而別,祝你們學習進步,夢想成真。”

看著那種紙條,峰哥還是特別重感情的人,雖然他常說重感情的人死得早,我明顯看出他一臉沉重。我們離開了朱哥的空宿舍,也就趁著大清早的光陰,下樓吃個早飯,再去校門口看看,有些什么熟人,可以搭把手,說聲一路順風。那段時間我們送了很多人,想了很多事,自然也有很多事話憋在肚子想說。

峰哥想了想等到我們畢業時候的事情,他說,“等到了明年,我誰也不告訴,一個個人默默地離開,省得你們害我抹眼淚。”我對他說:“這哪成,這幫兄弟誰還能不去送送峰哥啊,到了那時候,校門口肯定夾道站著幾十口小孩,自發地過來送峰哥啊。”峰哥想了想:“那也成,我峰哥上了四年大學,喝了四年酒,打了四年架,交了你們這么多兄弟,值了”,他換了一口氣,“到時候,我們站在門口抽根煙,俊偉,你不抽煙,到時候你也抽一根,一根煙抽完了,咱們轉頭就走,記住不準回頭。”

那時候,我倒是想著,畢業的時候,如果有那么多人來送我們,要不要開個即興演講,那場面肯定震撼,我是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的,雖然常年錯過了很多機會,只是把一腔熱血全部投注在筆上。我也沒有想到峰哥會一個人也不通知地默默離開,這壓根就不是峰哥的風格。峰哥肯定當著大家的面,再朝著校門口的那棵大松樹撒泡尿,一邊尿一邊說:“松樹啊,使勁喝吧,以后不能一直來喂你了,想著你峰哥,等你峰哥有錢了,把學校給買了,給你穿上漂亮衣服。”

其實我們誰也不知道,畢業的時候,該如何離別,會不會哭,會不會坐在車上,回頭看看待過四年的學校,問候幾聲處過四年朋友的人。這所學校,我們天天罵,天天尿,我們曉得它所有陰暗的事情,更記得它在我們人生中非常寶貴的四年時光里留下的點點滴滴。那時候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慢,天不僅藍,因著魯南小城離著機場才幾十公里,所以蔚藍的天空還經常會刷過一道道飛機云,那些飛機云真的好白,好漂亮。我已經忘記了自己有沒有和姑娘們躺在操場的草坪上,頭枕著頭一起看過。但是我和峰哥每天都在跑步,總是會看到的。

多年以后,我們肯定會回去魯南小城吧,一起在學校門口的小飯館里喝酒,一起去澡堂里洗澡,然后走在魯南小城的學校里,看看還有沒有一些熟悉的面孔,看看澡堂和車篷的大爺,同家屬樓里的吳奶奶聊聊天。那時候,估計很多人都不在了,那我們就晚上再去食堂喝酒,喝完酒,找到學校里的那棵大松樹,站成一排尿上一泡長尿。我們真的要走了,峰哥,你曉得么,我幫你吹了這么多牛逼,以后可真沒機會吹了,我真的是舍不得啊。

2015.6.11于南京秣陵

中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