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正規官網 > 推理 > 隔壁就是花大姑的家,那到底金銀是怎么死的

推理

隔壁就是花大姑的家,那到底金銀是怎么死的

我搖了搖頭,道:“花大姑為何不找一個?”花大姑聽此一時語噎。

這個事情,趙阿姨當面問過周芒。

普通基類屬性對Arrange過程的影響

我們知道Measure過程是在確定DesiredSize的大小,以便Arrange過程參考這個DesiredSize,確定給MyPanel分配多少空間,但是DesiredSize只是作為參考,在有些用例下,MyPanelParent在調用MyPanel.Arrange的時候,會根據父的實際策略指定MyPanel.Arrange方法的參數,而不是直接指定MyPanel.DesiredSize的大小,比如Grid。因此,最終MyPanel應該如何呈現,決定權還是在Layout系統的Arrange過程當中。那么Arrange過程最終確定哪些數據呢?主要是MyPanel.RenderSize,MyPanel.VisualOffset以及VisualTransform三個屬性。再說的清楚點就是確定Layout Slot以及最終繪制的位置和區域。而LayoutSlot本質上就是MyPanelParent調用MyPanel.Arrange時,傳入的參數finalRect.

請看下面的設置:

<Window x:Class="WpfApplication1.MainWindow"
        xmlns="http://schemas.microsoft.com/winfx/2006/xaml/presentation"
        xmlns:x="http://schemas.microsoft.com/winfx/2006/xaml"
        Title="MainWindow" Height="458" Width="442" Loaded="Window_Loaded" xmlns:my="clr-namespace:WpfApplication1">
    <Canvas>
        <my:MyPanelParent x:Name="myPanelParent1" Height="400" Width="400" Background="Lime" Canvas.Left="10" Canvas.Top="10">
            <my:MyPanel  x:Name="myPanel1" Background="Red"/>
            <my:MyPanel  x:Name="myPanel2" Background="Red"/>
        </my:MyPanelParent>
    </Canvas>
</Window>

?

    public class MyPanelParent:Panel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Measur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availableSize)
        {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Measure(new Size(1000, 800));
            }

            return availableSize;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Arrang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finalSize)
        { 
            double x = 0;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Arrange(new Rect(x, 0, item.DesiredSize.Width,item.DesiredSize.Height));
                x += item.DesiredSize.Width;
            }

            return finalSize;
        }
    }

    public class MyPanel : Panel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Measur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availableSize)
        {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Measure(availableSize);
            }
            return new Size(50, 50);//MyPanel期望50×50的矩形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Arrang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finalSize)
        {
            double xCordinate = 0;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Arrange(new Rect(new Point(xCordinate, 0), item.DesiredSize));
                xCordinate += item.DesiredSize.Width;
            }
            return finalSize;
        }
    }

根據上面的設置,我們沒有設置一些相關的屬性,比如Width,MinWidth,MaxWidth,另外,調用MyPanel.Measure時傳入的值也是比較大,可見MyPanelParent給孩子MyPanel足夠的空間去安排自己的內容,而MyPanel.MeasureOverride返回了一個50×50的大小,根據『普通基類屬性對Measure過程的影響』一節對影響Measure的參數的優先級的總結,我們推理,目前MyPanel.DesiredSize應該是50×50,因為沒有Margin。另外,Arrange的時候調用MyPanel.Arrange傳入的參數也正好是MyPanel.DesiredSize,MyPanel.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依然是傳入的參數大小,沒有變化,因此,我們推理,運行起來的MyPanel大大小就應該是50×50的紅色矩形區域,具體請看下圖:

圖片 1

?

如果你嘗試修改MyPanel.HorizontalAlignment,你會發現,這個屬性不管怎么設置,MyPanel的位置和大小始終不會改變,這究竟是為什么呢?

其實,HorizontalAlignment是控制當MyPanel的最終希望的大小,小于父MyPanelParent分配的LayoutSlot(調用MyPanel.Measure方法傳入的參數finalRect)時,MyPanel被安置的位置或大小。

如果將上面的例子的MyPanel.Arrange的參數改為100×100:

    public class MyPanelParent:Panel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Measur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availableSize)
        {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Measure(new Size(1000, 800));
            }

            return availableSize;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Arrang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finalSize)
        { 
            double x = 0;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Arrange(new Rect(x, 0, 100,100));
                x += 100;
            }

            return finalSize;
        }
    }

?

你看到的效果,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這時候MyPanel期望的是50×50,LayoutSlot為100×100,那么50×50就可以根據HorizontalAlignment或者VerticalAlignmet的設置起作用了。

HorizontalAlignment=Horizontal

HorizontalAlignment=Stretch

?

如果讓LayoutSlot為30×30,整個Panel又會是什么樣子呢?可以預見的是HorizontalAlign是不會起作用了,因為期望的大小還要大于父分配的layout slot.運行后結果:

圖片 2

?

接下來,我們再添加修改一下設置,最后給出影響Arrange過程的因素,以及最終Render的結果。

請看代碼:

<Window x:Class="WpfApplication1.MainWindow"
        xmlns="http://schemas.microsoft.com/winfx/2006/xaml/presentation"
        xmlns:x="http://schemas.microsoft.com/winfx/2006/xaml"
        Title="MainWindow" Height="458" Width="442" Loaded="Window_Loaded" xmlns:my="clr-namespace:WpfApplication1">
    <Canvas>
        <my:MyPanelParent x:Name="myPanelParent1" Height="400" Width="400" Background="Lime" Canvas.Left="10" Canvas.Top="10">
            <my:MyPanel  x:Name="myPanel1" Background="Red" HorizontalAlignment="Left" Width="90"/>
            <my:MyPanel  x:Name="myPanel2" Background="Red"/>
        </my:MyPanelParent>
    </Canvas>
</Window>

?

    public class MyPanel : Panel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Measur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availableSize)
        {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Measure(availableSize);
            }
            return new Size(50, 50);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Arrang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finalSize)
        {
            double xCordinate = 0;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Arrange(new Rect(new Point(xCordinate, 0), item.DesiredSize));
                xCordinate += item.DesiredSize.Width;
            }
            return new Size(80, 80);//MyPanel希望安排的最終大小
        }
    }

    public class MyPanelParent:Panel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Measur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availableSize)
        {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Measure(new Size(1000, 800));
            }

            return availableSize;
        }

        protected override System.Windows.Size ArrangeOverride(System.Windows.Size finalSize)
        { 
            double x = 0;
            foreach (UIElement item in this.InternalChildren)
            {
                item.Arrange(new Rect(x, 0, 100,100));//父安排的LayoutSlot
                x += 100;
            }

            return finalSize;
        }
    }

運行效果如下所示:

圖片 3

設置分析:

MyPanel.Width=90,

MyPanel.DesiredSize = 90*50(通過Measure過程之后)

MyPanel.Arrange傳入的finalRect參數為100×100,大于DesiredSize

MyPanel.ArrangeOverride返回80×80

分析結果:

最終繪制的大小是80×80,不是期望的DesiredSize=90×50(根據Measure過程分析得到),而是MyPanel.ArrangeOverride返回的80×80,可見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策略跟MeasureOverride返回值的處理是不一樣的,他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受MinWidth,Width,MaxWidth的限制。然而,不受限制這一說法并不完全正確,當MyPanel.Width小于80時,繪制的大小會跟隨Width的設置,也就是說取兩者的最小值。前面說過Arrange過程是在確定RenderSize,那么Arrange完成后,MyPanel.RenderSize是多少呢?為MyPanel.RenderSize = 80*80,也就是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

如果,你將MyPanel.MinWidth設置為30,Width設置為50,限制MyPanel的大小,繪制區域就變小了,成了50:

圖片 4

跟Measure過程一樣,上面所做的一切必須限制在MyPanel.Arrange傳入的參數finalRect,也就是LayoutSlot當中。可以預見的是,如果父調用MyPanel.Arrange方法傳入的不是100×100,而是30×30,那么,最終的可見繪制區域就是30×30.

!Arrange_Window_5.PNG!

請猜一下上面兩種修改過后,MyPanel.RenderSize變化成多少了?

有人會回答:如果設置了MyPanel.Width為50,顯示的也為50×50,MyPanel.RenderSize就為50×50;傳入MyPanel.Arrange的參數為30×30時,顯示的也是30×30,MyPanel.RenderSize就為30×30.

完全錯誤!上面兩種設置后,MyPanel.RenderSize依然是80×80,也就是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

其實RenderSize是沒有Clip的繪制區域的大小,而實際看見的繪制區域是把RenderSize經過MyPanel.Width以及LayoutSlot進行Clip之后的效果。

通過下面的流程圖,描述一下Arrange過程具體做了哪些事情:

圖片 5

通過上面的流程圖,我們已經了解了Arrange過程大體所做的事情。按照對Measure過程的闡述,總結一下Arrange過程的主要點:

1. 確定RenderSize,以及最終MyPanel被安置的空間。RenderSize就是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沒還有被裁剪過的值。

2. 確定Client區域和Ink區域,根據HorizontalAlignment和VerticalAlignment確定Ink區域的在Client區域當中的位置和所占據的大小。Client區域是LayoutSlot減去Margin;Ink區域是ArrangeOverride返回的值被Width剪切之后,必須是兩者的最小值。

3. 確定Visual基類上面若干跟具體Render相關的設置,比如VisualOffset,VisualTransform,Clip等等。

?

對面傳來關沚幾不可聞的嘆息,我的臉頰忽然有絲溫熱,那是關沚的手,他因作農而生出的老繭粗糙又帶著憐惜的溫度。我的心忽然快了幾分。

“我也十八歲了。”

Arrange過程相關問題回答

*Q1:在父的ArrangeOverride當中調用孩子的Arrange方法時,傳入的參數有沒有什么限制?***

除了向Q8所說,如需要根據自己的策略,決定給孩子分配多大的空間之外,還需要保證這個finalRect參數不能為NaN,Infinity。因為,Arrange過程是最終確定孩子的LayoutSlot的時機,必須保證傳入的參數是個確定的值。

*Q2:在進入自己的ArrangeOverride方法后,面對參數我該咋辦?***

跟Measure過程類似。

首先,心里應該明白,傳入的參數已經是基類刨去自己的Margin,并且考慮了基類影響Arrange過程的屬性之后的值。

其次,看自身有沒有自定義的,并且影響Layout的屬性,根據自己的內容要求,或者孩子的情況,調用孩子的Arrange方法,并傳入希望孩子限定在多大范圍內空間。

最后,返回一個自己期望的Size,這個Size將會是RenderSize的值,不會被調整。

這里應該注意的點:

1. 調用孩子的Arrange方法時,傳入的參數,是你限定孩子的最大空間,用來顯示孩子的Margin以及內容區域的,而孩子不管最終想要的RenderSize有多少,都會被你給他的finalRect裁剪。

2. 根據自身的策略返回一個finalSize,這個期望的值應該是小于等于Width,MaxWidth,如果沒有,基類還會強行調整,總是取最小值。

3. 基類調整后的值還會被父傳入的LayoutSlot再次調整,返回值不能大于父傳入的參數減去Margin之后的值。

4. 只有當ArrangeOverrid的返回值小于LayoutSlot刨去Margin區域之后的空間,HorizontalAlignment和VeriticalAlignment才會起作用,否則不會起作用。因為,ArrangeOverride返回值,相當去內容區域,而LayoutSlot刨去Margin的區域是Client區域,而Alignment就是將內容區域安放在Client區域的過程。

*Q3: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有沒有什么限制?***

可以為NaN或則PositiveInfinity。

*Q4:RenderSize究竟是什么?***

從代碼實現當中說,RenderSize就是ArrangeOverride的返回值。

從邏輯上講,RenderSize就是沒有被Clip過的繪制區域的大小。最終顯示出來的大小,是RenderSize經過自己的設置,以及父的限制之后,呈現出來的大小。

*Q5: ContentControlMeasureOverrideArrangeOverride過程有沒有什么特殊之處?***

沒有,他的Layout策略繼承自Control,僅僅是將Content屬性的設置作為Control的Visual孩子而已。

*Q6: ControlMeasureOverrideArrangeOverride過程是什么樣的?***

MeasureOverride:Control的父給多大的空間,Control就將其全部給自己的孩子,并返回孩子的DesiredSize。

ArrangeOVerride:Control的父分配給孩子多大的空間,Control就將其全部給自己的孩子,并返回父給的內容區域作為RenderSize。

總結一點:Control的空間,就是他的孩子的空間。

*Q7: ContentPresenterMeasureOverrideArrangeOverride是什么樣子的?***

跟Control一樣。

Q8: *能不能在MeasureOverride或者ArrangeOverride當中調用孩子的孩子,也就是孫子的Measure或者Arrange方法?*

目前來看,WPF/SL是允許這樣做的。但是,通過研究Layout系統之后,發現這個系統是非常龐大和復雜,另外,Arrange的時候, 孩子的位置總是基于自己的父,另外,內容會發一些基于父的事件,比如,ChildDesiredSizeChanged之類的事件。因此,個人覺得,最好不要這樣做,誰也保證不了這樣的做法是否不會出問題,無疑中也增加了代碼的可讀性。

我們在進行WPF/Silverlight開發時,還可以借助一些工具來助力開發過程。ComponentOne Studio Enterprise?是一款專注于企業應用的.NET全功能控件套包,支持WinForms、WPF、UWP、Xamarin、ASP.NET MVC等多個平臺,幫助在縮減成本的同時,提前交付豐富的桌面、Web和移動企業應用。

她說罷,便買了口脂離開了。我一路跟隨著她,而她最終也消失在人海中。

“我沒說你不能上警校,只是你腦子里都是些什么東西啊!”

上一篇我們介紹了WPF/Silverlight Layout系統的Measure過程,本文將繼續介紹Arrange過程。

關沚收回了手道:“天色不早了,回去睡吧。”他的聲音很柔,在我起身時卻聽他自己嘆息道:“故步自封的桃花源里住著的其實就是鬼魂吧。”

金銀一把把周芒抱起來,一只手抱著她的后背,一只手托著她的大腿,然后兩人就照剛剛的方式,重新來了一遍。

?

一旁的花大姑好似有些躊躇,卻又笑道:“那自是管不住。”

幸福的家庭應該都是相似的,可是金銀是一個有錢人,有錢人的家庭幸福就會得瑟的。可是金銀已經死了,死得硬邦邦的,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Transform對Arrange的影響

跟Measure過程類似,Layout系統不希望ArrangeOverride關心自身Transform的影響。所有對RenderTransform以及LayoutTransform設置,在ArrangeOverride退出后,基類會處理,并且根據設置調節VisualTransform。而RenderSize,LayoutSlot都不會受Transform的影響。

哥哥道:“敵軍故意傳的消息,我沒死,且是凱旋而歸。”

說著,金銀就嘟著嘴唇湊過去,速度很快,但周芒的動作更快,一掌就堵住了金銀嘴的來勢。

Arrange過程的總結

除了上面提到的屬性或者參數對Arrange過程有影響外,其實內容,還有更多屬性影響這個過程,總結一下哪些屬性和參數會影響Arrange過程:MyPanel.Arrange傳入參數finalRect,Mypanel.MinWidth,Width,MaxWidth,Margin,DesiredSize,HorizoantalUseLayoutRounding,ClipToBounds,Clip,LayoutTransform,RenderTransform,RenderTransformOrigin。

?

怎么辦?我屏住了呼吸,等待著關沚的回答,然而好似他什么都沒有說,顧大嬸便向遠處走了。

“好吧,阿姨果真沒有去。或許我,我和小鵬都認為您去過。”

Arrange過程概述

?

我沉默半晌,關沚又問道:“我吵到你了嗎?”

“也是,我媽當時辦的這個案子已經多少年了,陳年往事,這么幾個名字誰會記得。”

影響WPF Layout的屬性總結以及跟Silverlight的不同之處

?

WPF

Silverlight

Measure過程

Margin,MinWidth,Width
MaxWidth,MinHeight,Height,
MaxHeight,UseLayoutRounding,
LayoutTransform

Margin,MinWidth,Width,
MaxWidth,MinHeight,Height,
MaxHeight,UseLayoutRounding

Arrange過程

Margin,MinWidth,Width
MaxWidth,MinHeight,Height,
MaxHeight,UseLayoutRounding,
LayoutTransform,RenderTransform,RenderTransformOrigin
HorizontalAlignment,VeritcalAlignment

Margin,MinWidth,Width
MaxWidth,MinHeight,Height,
MaxHeight,UseLayoutRounding,
RenderTransform,RenderTransformOrigin
HorizontalAlignment,VeritcalAlignment,Clip

晚間我打開那盒子,竟是一盒脂粉,摸著成色不算上乘但在小村子里已屬難得。

“其實兇手還是有的,一個人不會無緣無故就死了。”趙阿姨接著說:“只是我當時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去調查有關金銀的事情。好吧,正如小龍說的,我太過較真了。可是在自己的事業上,較較真也不是什么壞事。”

我猶豫著卻又不自覺的點了點頭。外面的一切太過吸引我。

04003.jpg

腳邊的肉骨頭忽然惡聲的叫了起來,我微微揚起頭,只聽籬笆帳外一女人笑聲道:“哎呀,別叫別叫,真是條乖狗啊。”

“這得說說金銀的家庭生活了。”

顧大嬸又道:“下了場大雨,義莊火勢滅了,就活下來了唄,你看天煞孤星,招老天爺恨啊,跟著他沒好果子吃。”

“我本來就沒去,當時我還在哪里啊,當時我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金銀這個人。我真不知道。”

“我知道”籬笆外是顧大嬸的聲音。她笑呵呵的招我過去,我猶豫著便到了籬笆邊,顧大嬸道:“聽說啊,關沚是個棺材子,棺材子你知道吧,就是母親死后在棺材里生的,有人說啊,關沚出生后老天爺便發威了,一個火光下來整個義莊都燒著了,你說可怕不。”

“對呀,金銀不是死了嗎!”我說。

與王爺和離是我昏迷中的事情,如此大膽又如此痛快,在將軍府中的幾日,哥哥一直在找人為我說媒。

“我也是相當奇怪的。”趙阿姨說:“當時已經結案了,可是我卻覺得案件才剛剛開始展開偵破啊!”

關沚道:“是桃花源記,可你知道為什么漁夫出了桃花源卻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么?”

“故事而已嘛,你有你的故事,我有我的故事,小龍也有自己的故事嘛!”
“怪不得我看偵探小說給趕出來了,真是有家不能回啊!”

一旁關沚道:“這不是閑事,是家事。”

“是你在模仿我,我先這么想的,你先說出口。”

顧大嬸的聲音忽然由前方傳來:“姑娘可想好了?”

“你才有病吧!”

聽此,我便笑道:“何來怪力亂神之說?”

“不應該的,憑我調訪的經驗,金銀確實是挺有錢的,可是平時有的是時間陪自己的妻子周芒。他的公司的制度是每個星期休息兩天,而金銀每個月也是至少能夠休息六天的。不可能因為奔事業而不要孩子。就算是生了孩子,也是有時間照顧孩子的。不可能!”趙阿姨說的時候連連搖頭。

我又坐在屋檐下,想著被關沚救下后第一次醒來,眼前漆黑一片,無助的作亂嘶吼,卻被關沚一點點安撫,一點點引導著適應黑暗。

“這并不代表沒有親吻或者躺在一張床上的啊!”

酒香隨著風漸漸飄散遠去,他則是忽然問我:“你是不是想離開這兒?”我愣了愣神,這里確實并不屬于我,可我又從未考慮過,離開了這里,我又能去哪里。

我點了點頭,看都不看小鵬一眼,仿佛他不是在這個屋子里似的,或者他不應該在這個屋子里似的。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顧大嬸又道:“姑娘,這里有兩條路,一條是回村子里,一條是出村子,我們走哪條?”

“我沒有女朋友。你有男朋友嗎?”

他的聲音中透露些許哀傷,此時此刻,我真想能夠看見些什么,看看他的臉,看看他的眼,他的眼里一定融合了今晚的月光和那開得正好的梨花。

金銀是在他二十一歲的時候認識了周芒。其實金銀和周芒的認識,就是初見的那一陣子,并沒有什么故事可說,也沒有讓其他人側目的地方。但是對于兩個人來說,真的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有緣千里來相會。

我坐在坐在院子里,還在想著王爺會不會派人找我,他會不會認為我已死在了懸崖之下?想想之前的舉動實在失策,我全憑侍女的一面之詞便逃出了王府,若說之前王爺對我有無殺意還待斟酌的話,那么此刻他是定不會看在我那以身殉國的哥哥面子上放我一馬了,一個逃妃足以讓他顏面掃地。

“現在的小孩子真的不是我們那個時候的小孩子。”趙阿姨說著就給小鵬的頭上一下,說:“你一天腦子里裝的是些什么東西啊!”

我搖了搖頭,道:“是雨聲”我倆一時無言,只聽外面雨聲陣陣。關沚良久又坐起身道:“我送你回去。”

“哪有這么遠啊,你也不老啊!”

關沚低聲慢慢道:“肉骨頭,在家陪著這位姐姐”他又塞給我一把紙傘,道:“太陽上來了就用這個遮著,若是在外面待乏了,就叫肉骨頭帶你進屋,隔壁就是花大姑的家,有什么事喊她就好。”

“高中沒畢業!”趙阿姨放下茶杯,重重地。

我側耳靜靜聽著一旁的聲響,想從她的一舉一動中聽出她的反應,可花大姑只是打了個哈哈:“哎呀,小丫頭甚是無趣啊”

我聽到這里的時候,覺得故事脫節了啊,這是哪跟哪啊,前言不搭后語的樣子。趙阿姨這才說,當時兩人熟識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兩個異性朋友的關系可以有多好,他們就有多好。

關沚沉默半晌道:“只怕說了夫妻也沒人信,你看不到我的模樣....也無人愿意嫁我。”

“我也想這么問,”我說:“從您剛剛提供的資料來看,金銀是不會死的,他的死……更像是一個意外,一個不知道怎么就發生了的意外,一個永遠不知道誰是兇手的意外。”

“是梨花酒。”我驚喜道,剝開封泥,那絲絲甜甜的酒香便縈繞在鼻間,頭上傳來關沚的輕笑聲。

“那又怎樣??”我問。

然而我不能,不能再去麻煩關沚,也不能拋去外面的一切。

“我先說出口,就是你先模仿我。”小鵬說。

關沚的梨花餅烙已經做好,肉骨頭不知何時又醒了過來。

兩人當天晚上就開始同居,而且一直同居到金銀發生事情的時候。

關沚止住了我,道:“那是你的東西,你自己留著吧。”他說完,便又低下頭吃著飯。

這個事情金銀是肯定知道的,可是金銀是什么時候知道的,那還真沒個準,不過他確定是知道的。反正在結婚以前,金銀是肯定知道這個事情的。

再次醒來,我已在大將軍府,哥哥一臉關切的看著我,而我也能看到了他。

“其實,當我逐漸開始了解金銀的案子的時候,我不是最關心誰是兇手,我最關心的是金銀到底為什么會死。”

吃過飯,我便會坐在窗前,將頭轉向窗邊,雖然看不見,但總覺得這樣望著總可看見什么吧。窗外的鳥吱吱的叫著,我側耳聽著,仿佛能看到它們在梨花樹的枝頭打鬧嬉戲。

“我也沒有。”

清晨,我便被銅鑼聲吵醒。披起衣服開了門,肉骨頭便沖我叫了幾聲。關沚拉過我,關心道:“怎么起這么早?”

“是不是金銀不行啊,媽!”

他拉著我走到梨花樹下,我們蹲下來,關沚給了我一把小鏟子,道:“我在樹下埋了件寶物。”

而恰好,周芒也是在那家汽配門市上班。周芒比他早進來兩三個月。

我掙脫了顧大嬸的手,顧大嬸卻又道:“姑娘再思考思考,你叫我一聲大嬸,大嬸自是心疼你。”

“學校里敢明目張膽來的也就是在校園牽牽手摟摟脖子什么的,連摟腰這樣的動作都是不敢的。”

十六日,我與侍女于脂煙齋挑選脂粉,一個胖女人走了進來,她嘴角一滴紅痣,看上去很是喜慶。見到老板便笑道:“老板,給我挑一款口脂。”

“不行,不行,你這個樣子,沒有激情,以后怎么做我的合格的男朋友!”

關沚道:“不務農又做什么呢?”

“那是什么原因沒有要孩子呢,或者什么原因還沒有來得及要孩子呢?”我問。

我輕笑道:“還有此等好運氣?你可以不作農活了,守株待兔就可以發家了。”

周芒說,她遇到金銀的時候,她也是二十一歲,兩人是同年的。二十一歲的年紀,不算是花季雨季,也不算是那種想拼事業的年紀,只是都是年輕人,不過年輕人年輕得有點胡作非為了。周芒平時就是個不聽父母話的人,而且經常一個人帶著幾百塊錢就去外地,一般都是打工,她父母也不知道她過的什么生活,周芒也是極少跟家里人說的。最最重要的是,周芒的父母是管不住周芒的。這才導致了她到那家汽配門市里去打工。

顧大嬸一把拉過我,低聲道:“姑娘就想委身于關沚這樣的男人嗎?人窮志短還一輩子只能做個農民,姑娘就不為自己想想出路?”

“家庭生活幸福的人,應該一切都幸福的,雖然暫時沒有孩子。”小鵬說,他用這個話讓他的媽媽放心,他是一定可以考上警校的。

今天關沚說在田地里抓到了只兔子,我驚奇的睜大了眼,可依舊是看不到的。關沚將兔子燉了,我坐在飯桌旁,聞著久違的肉香,嘴角不禁上揚,一旁的肉骨頭倒是淡定,它不似之前蹦蹦跳跳,反倒是坐在我身旁。我輕手拂過它的身上,肉骨頭還是“嗚嗚”的叫了兩聲,看來是饞壞了。

“說得你沒什么故事似的!”我笑笑。

我仰起了頭,心中忽然變得明亮,因為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為了活命而來,可是我與你不同,我在外面還有很多牽掛,我....不能一直在這里,也不屬于這里。”

“兒子,你什么時候了解這么多了,小瞧你了!”

關沚還是沉默著,由今早他便話不多,經顧大嬸一事,他好似更不愿與我過多言語。

“對啊,金銀不是死了嗎!”小鵬說。

翌日清晨,關沚為我煮好了粥,里面竟然有兔肉。我驚喜道:“哪里來的肉?”

“你喝茶不??”小鵬斜著眼看著我。

哥哥道:“你從王府出來,就一直在這兒。”

“那有收獲嗎?”我問。

過了三天,顧大嬸這次便又來到籬笆外,笑問道:“那胭脂可好用?姑娘天生麗質,即使不用胭脂,也分外動人啊。”

“那,趙阿姨,金銀知道周芒家里的情況嗎,我是說他知道周芒的家境嗎?”

沉默好似最好的對峙,兩人如此良久,最后顧大嬸嘆息一聲道:“她總是要出去的。待她吵著鬧著要出去的那天你怎么辦?”

“好久沒有出去吃飯啦!”金銀向天空伸開手臂說。

我低頭笑了笑,問道:“大嬸想與我說什么?”

“你先吻我,然后才可以做我的男朋友。”

王爺派來侍從投來家書,哥哥則是冷聲道:“我已向圣上提出和離,王爺就不必再來詢問云兒的病情了。”

“去你的!”我硬搶,還真給搶過來的,美滋滋地喝了一口。

那時只想著暫且偷安,養傷為重,可如今傷勢全好轉了,很多問題也必須要去面對。

“好吧,我以后有激情就是了。”金銀并沒有什么華麗的語言,但說話的樣子給人的感覺是在做承諾,一個男人做承諾的樣子。


下班路上。

難道一切真的只是我做的一場夢?

“這兩個人真不害臊!”我說。

我低下頭,又放下碗問道:“我是不是造成了你的負擔?你救下我時,我的首飾細軟可見到了?”

“我也喝一口!”趙阿姨說著,伸出手,接過我手里的茶杯,喝了口,說:“現在的小孩子已經不是我們那時候的小孩子了。”

我道:“因為桃花源里的人一路都跟著漁夫,將漁夫做的標記都去掉了。”

                                   幸福的家庭  死去的丈夫 

我忽然拉住了他,猶豫半天也才問道:“村子里白天剛辦完喪事,現又辦喜事,不沖撞嗎?”

確實,金銀的妻子就是叫周芒,而且結婚六年。

今晚無月,是隔壁的花大姑告訴我的。她忽然跑了來,拉住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規勸我留下來,嫁給關沚也是好的。

半個月過后,那天是特殊的一天,是兩人定關系的一天。

肉骨頭跑到了我的腳邊,它輕咬我的褲腳,我試探的走到關沚的床邊,剛伸出去的手卻被關沚拉住了。

“聽我講,兩個混賬小子!”

晚間送走了花大姑,我們便各自回屋。我手中拿著那盒胭脂,想著花大姑與顧大嬸的話,她們倒是說對了一點,我不能總是待在這個村子里。

其實,所有認識金銀的人,包括認識周芒的人,都對這個問題很疑惑。也有人當面問過他們這些問題,結果只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久了自然也就沒有人當面問了。當然,私底下議論的人不少。

關沚此時也沉默過了頭,站在他身邊,仿佛自己也被一種濃霧籠罩,心里沉沉的,喘不過氣來。

“好吧。”說的時候,周芒就放下手,一只手抱著金銀的后頸子,就是一陣熱吻。

關沚未說話,帶我去了酒宴。酒宴上大家都是豪放的唱歌喝酒,只聽下面人喊著要新娘子做什么事,卻未聽要新郎做什么。

“盛大啊,怎么不盛大!”

顧大嬸忽然揚聲道:“村里人都這么說,那就是真的唄。”我笑著搖搖頭,顧大嬸卻忽然揣給我一個小盒子。

“有病吧,你!”

我輕聲“哦”了一下,卻不知他回答我的是哪件事。我又道:“你知道的,我身上還有幾件值錢的東西,你可以變賣了,然后....”

金銀都喘氣了,而且渾身都有一層毛毛汗了,但這個時候周芒罵人了:“這個怎么叫有激情呢,重新來過,不能讓我的雙腳著地。重來,不然你現在就不是我的男朋友了。”

我的心里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可這種預感剛剛升起,卻被關沚壓了下來。關沚忽然的出現打斷了顧大嬸的話,她呵呵笑著道:“關沚,閑事管太多,就總會遇到麻煩。”

金銀和周芒在他們二十二歲的時候就結婚了,可是金銀死的時候,他都已經二十八歲了,確實,當時他已經二十八歲了,他就是在他二十八歲那年死的。結婚六年,居然都沒有要孩子。著實有點讓人想不通!

我伸出手拽了拽關沚的衣袖,關沚也只是道:“回屋吧。”

“說得你當時沒去似的,媽!”

花大姑嘻嘻笑道:“棺材子本就是個死人.....”

“那到底金銀是怎么死的,趙阿姨?”我當時望了一眼窗外,然后注意力回到了趙阿姨身上,我想專心聽她講故事來著,而不是看窗外的風景。反正大熱天,也沒有暴雨,好在小鵬家里有空調,空調的溫度相當合適,不聽聽故事還能干什么呢!何況是聽趙阿姨講故事。

我又坐了回去,小木門的鎖聲響動,是關沚回來了。關沚對那女人道:“顧大嬸怎么得空來我這兒了?”

“那,趙阿姨,金銀和周芒結婚的情況盛大嗎?”

關沚回來了,我拿出了花大姑給的雞蛋,道:“今晚有加餐。”

“為什么會死呢,媽媽?”

翌日,我便又坐在屋檐下,隔壁的花大姑似是在院中掃地。我便問道:“關沚的傷是怎么來的?”

這個話一說完,金銀嘟著嘴吻了周芒的嘴,持續了三秒鐘的時間。

我笑著點點頭,又問道:“今天來這兒的大嬸是誰?”

“好了,好了,你們兩人別在這里誰模仿誰,誰有病的了。”趙阿姨說:“還是聽我講故事吧,還是聽我趙阿姨繼續講故事吧!”

下人報著尋找未果的消息,而我也是訪遍了大大小小的村落,未找到那只名叫肉骨頭的狗,未找到那棵千朵萬朵壓枝低的梨花樹,也未找到那個名喚關沚的人。

“金銀不是死了嗎?”

關沚一時無語,他踱著步向前走了幾下,又停下道:“你....你....我盡量早點回來。”

死神背靠背目錄
死神背靠背(2)

我歪頭沉思,關沚則是道:“還有一種可能,桃花源里的人都已經死了成了生魂,漁夫看到的也是他們的魂魄,漁夫背棄了信義便不被鬼魂接受,從此便找不到桃花源了。”

事情差不多就這么定了。

我話剛說完,顧大嬸卻忙道:“不用了,哎呀,這帕子又飄到我腳下了,我走了啊。”

“什么正題??”我完全不明白趙阿姨在說什么,而小鵬也是瞪大了眼睛。

隔壁傳來了花大姑的抱怨聲:“知道了,知道了,我欠你小子的嗎?對自家媳婦還挺上心。”

“學校里不是也有早戀的嗎,少見必然多怪。”小鵬說。

關沚走了過來,在我身邊站立良久,便出了門。

趙阿姨說了她的見解,她總覺得金銀和自己的妻子周芒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是那種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秘密。但是秘密到底是什么,趙阿姨結合當時所收集到的材料,反反復復分析推理了很久,結果還是一丁一點的蛛絲馬跡都沒有。

花大姑又道:“反正你又看不見。你莫不是嫌棄他?”

“當然有收獲了,小龍,我媽現在可是局長,高樓不是一天建起來的。”

顧大嬸的聲音傳到耳中:“你可想好了,活人路呆愣著就能走完,死人路可是刀山火海....”

既然是同年,兩人自然就是有很多話可以聊的。沒有一個星期,兩人就是上下班一起了。

我又打破了寂靜問道:“村子里的人都睡得很早嗎?”

走到那家汽配門市,一進去就是滿滿當當的汽配。沒有車的人進去了會犯迷糊,而有車的人進去了也一樣會犯迷糊。十幾個架子,每個架子有好多層,每層至少有二三十種汽車配件,全都在這里。

你們可以推理一下,這個村子是否存在啊~

“有錢人,似乎一切都好,沒有錢的人是這么覺得的,有錢的人我想也是這么覺得的。就是……為什么沒有孩子呢!”我說:“抱女朋友都抱得動的。”說到這里,我不敢說了,但是趙阿姨和小鵬都沒有說話,也沒有看我什么,于是我只能繼續說:“這樣的人怎么會死呢?”

待他回來,便在我手中塞下一支梨花。我低頭聞著梨花淡淡的香味,關沚卻道:“今天十五,月圓。”

“好吧,你的要求應該是很簡單,照顧你,心疼你,叫你起床,給你做早飯,和你一起出去玩,然后給你生個孩子,差不多吧!”

“花大姑,我已經嫁過人了,我不能留下來,我要出去,至少,要去我哥哥的墳前上柱香,然后該生生,該死死。”

“你別模仿我,好不好??”小鵬說。

我側了側身,避開他道:“聽到了銅鑼聲。”

不時有顧客進來,要什么汽配,名字很具體。可是越是具體越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如果單單說個什么就行了,可是說個什么多少毫米的什么東西,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反正唯一確定的就是那玩意兒確實就是汽車上的。

花大姑道:“不知道啊,我和關沚做鄰居可沒幾年。”

死神背靠背(4)

關沚默聲的向外走了走,我也走了出去。我聽著好像有幾個人從門口走過,但他們都是沉默無言。

“你到底要怎么樣啊!我都沒有提要求呢,我都沒有說,你作為我的女朋友,應該做什么呢!要求都是你在提,而且還一個勁地不滿意,什么意思啊你!”

我微微側頭,摸著樹下的土問道:“是這里么?”

至于周芒為什么會進到那里去上班,趙阿姨當時很奇怪的,講到這里的時候,我也是很奇怪的。周芒的家里應該是比較有錢的,而且金銀后來開的公司都是周芒的父母支持的,不然根本就不可能開公司。

夜晚,關沚在小院中擺了賞月宴,隔壁的花大姑也來了。晚風快意,我們喝了酒,關沚便又進去拿他新做出來的梨花餅烙。

說完這個話,金銀就在周芒的嘴角獻上了一個淺吻。

我好奇的想去問關沚,可一個瞬間,座下的人便忽然安靜下來。風帶來了血腥味,卻又被酒氣掩過,座下人又高興的鬧了起來。

“以后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了啊!”

而我,則開始讀起了桃花源記。當日墜崖的山谷我派人尋了多次,關沚將我從那里救起,他的村子應該也離那里不遠。

“是不是太有錢了,想拼事業啊!”小鵬說。

院子的小木門吱呀的被拉開,我聽著他將院門上了鎖,一旁的肉骨頭便過來蹭了蹭我。我低下頭,摸著它短絨的皮毛,隔壁又傳來花大姑的聲音,這次花大姑好似離得很近。她在一旁笑道:“小娘子,這么久了,你也不說你叫什么。誒,你怎么掉下崖的?關沚可照顧你有些日子了,你.....”

“你有女朋友嗎?”周芒披頭就問。

我低著頭想著今天的事情,卻是毫無頭緒。關沚的聲音淡淡的講著故事:“有一個村落,住著與世隔絕的人,他們白天勞作晚上睡覺,很有規律按從未逾越。他們的村落由一位老者建立,為了給難以在外生存的人提供安全的避難所,村落進入的人都不可以再出去....”

本來當時是下班的時間,可是據周芒回憶說,當她們差不多吻完了,發現天都黑了。至于天什么時候黑的,完全沒有印象。

花大姑喝著酒笑問道:“關沚頂好的人兒,你不考慮考慮,他除了長得丑點外,就是窮。”

“媽,我的腦子里一樣裝了學習的啊,我的成績是能夠上警校的,你要相信我。”

是什么寶物呢?我禁不住好奇便蹲在樹下挖起了土,關沚站在一邊打落了那些梨花。

“哦!”

關沚好似不放心,便起身喊道:“花大姑,沒事別出去賭,你.....”

兩人是在成為男女朋友大半年以后結的婚。那個時候,金銀已經滿了二十二歲了,而周芒比他小個小半年,還沒有滿二十二歲。

這一天關沚沒有去田里,我陪他坐在了梨花樹下,關沚則是將昨晚剩下的半壺酒都倒在了梨花樹下。

“記不得了。”

我摸了摸肉骨頭的頭安撫下它,卻聽帳外那女人道:“好心的姑娘,我的帕子吹到你家梨花樹上了,姑娘啊,可否幫我拿回來?”

過了一會兒,累了,金銀拉著周芒的手,說:“剛剛的吻沒有讓你滿意,現在重新來過,我會成為你合格的男朋友的。”

遠處的顧大嬸似是又嘆氣道:“一個癡兒,好嘞。”

趙阿姨接著講金銀和周芒的事情。

我皺了皺眉,隔壁的花大姑這時卻喊話道:“云夢妹妹,我這兒煮了幾個雞蛋,你拿回去補補身體。”

“以后呢??”

那個女人呵呵笑道:“沒,剛從東家回來,散步就到這兒了。”

金銀是到那家汽配門市去打工,據趙阿姨的調查,金銀確實是呆下來了,成為一個合格的賣汽配的工作人員。趙阿姨說她由此判斷,金銀是個記憶力好,觀察力也好的人,而且嘴巴應該也是相當能說的,不說有口才吧,至少是能說會道的。

我微微詫異,卻還是點了點頭。

“確實,小鵬,這個案子離現在已經十九年了,也就是說當時我才三十歲呢!”

花大姑的聲音有些冷淡:“村子里的人自成規矩,睡得早好,睡得早,天亮的就快。”我微微皺眉,卻又聽花大姑笑道:“你真不考慮的關沚么?”我微微搖頭,花大姑聲音又變得很淡很遠:“若是不嫁他,你也不會在村子里久留吧?”

“到底你想怎么樣啊!”金銀抱著她,可是周芒的手就是不放下來。

我抱著哥哥問:“哥哥,邊關戰事?”

“媽,我今年十八歲了。”

關沚又道了聲:“葉黃鶯今晚辦喜事,你記著時辰。”

“你吻重一點,好不好,一個大男人,怎么這么不穩重呢!重來,不然你不合格,不然你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關沚為我到了杯水,道:“一個龐大的群體,要隱于世并不容易,藏得再深也會被發現,更何況漁夫誤打誤撞便輕易找到了那里呢。”

“喝一口吧!”說著我就去端那個超大號的茶杯,誰知小鵬手快,自己端起來,慢悠悠地喝,還是說:“茶葉和開水都在客廳,自己泡去!”

這個聲音太過熟悉,我定定的看著她,她卻是一驚道:“這是哪家的姑娘,長得怪俊的。”

二十一歲的金銀,剛好換了一份工作,沒有多久找到了一份在汽配城一家汽配門市賣汽配。趙阿姨實地去過那個地方,說老實話,那個地方真是賣汽配的。

關沚的聲音慢慢的,很是低沉:“你為了逃避什么而來到這里,但你真的會在這里安居不問世事嗎?”

“我們該回到正題了。”趙阿姨這個時候忽然說。

關沚的聲音越來越遠,喝過那碗粥,整個人好似變得很輕,脫離了世界,又似是在這世界之中。

“我說你沒有激情,沒有激情!激情,懂嗎!激情!一個男人沒有激情,以后怎么做事業啊!”說的時候,周芒用拳頭猛砸他的胸膛,這個動作的意圖是很明顯的,要金銀記住她的話,哪怕兩人以后真的只是男女朋友的關系。

我們兩個都陷入沉默,院子中是陣陣蟲鳴,肉骨頭已在我的腳邊睡著了。這個村子很是安靜,安靜得好似一只飛蟲飛過都可以聽到它扇動翅膀的聲音。

“你是不是不愿做我的男朋友了,你是不是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了!混賬!”說完,周芒就追著金銀打,打在腦袋上的那幾下不重,可金銀的屁股挨了幾腳,如果叫他回憶往事,他都會說那幾腳挺讓人疼的。

我又問道:“你每天都吃這些素菜么,一年的糧夠交賦稅嗎?”關沚默默的沒有回答我。

不過可以結婚了,兩人也就熱熱鬧鬧的結婚了。

我淡笑著搖搖頭道:“既然天降大雨,就屬鳳凰涅槃重生,也可以說是福瑞啊,大嬸你從哪里得知這事兒的?你看見了?”

“現在可憐的人是我,怎么變成你了呢!明明是我!”

我抬頭笑道:“是么?”

我努力地問了幾次,想趙阿姨回憶一下那些聽到過的汽車配件的名字。可是趙阿姨又是喝茶又是閉眼又是捋頭發的,還是沒有說話。

“那便是朋友吧,你救了我,又待我如此好,我們是朋友吧?你可愿當我是朋友?”我聽著關沚的動作,心中是有些期待的。他慢慢放下碗筷,道:“是朋友。”

“那算了,你干脆別做我的男朋友了,以后不要,現在不要。”說著,周芒操起了手。

酒宴過后,回到家,我們坐在院子中,隔壁傳來花大姑的歌聲:“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長恨水長東。”

“沒有,媽!我絕對沒有女朋友,我絕對是干凈的,我以后還想要做個干警呢!再說了,您都有許多自己的故事,為什么不允許我有故事呢,而且是別人的故事,我都是聽來的。別人放開了來個一吻什么的,我還不敢看呢。真的!”

顧大嬸則是輕聲道:“出去轉轉,這姑娘想必也不愿意待在村子里,那便隨我出去走走,花大姑,你管得住么?”

周芒后來說,金銀當時摸了摸她的頭,就像警察對自己的愛犬那樣。

我微微低頭,卻還是站起身道:“真是抱歉,我眼睛看不見,不能幫你取了。”

我問:“我怎么在這兒?”

我起了身,道:“關郎回來的正好,這位大嬸的帕子掉到我們的梨花樹上了,你快幫她一下。”

關沚又沉默了,難道我又說錯了話?我微微皺起眉,卻聽關沚道:“你盡量不要與她說話,她為人...不太好。”

那女人驚訝的“哎呀”一聲,隨后便嘆息道:“真是可惜了,姑娘這么好的模樣,竟然看不見。”

關沚又要去做農活了,他怕我悶,便把我帶到了屋外,我坐在他備好的小木凳上,身邊是他的小狗肉骨頭。

晚間,關沚還是坐在梨花樹下發呆,而隔壁的花大姑卻催促道:“關沚,別思考人生了,快帶著你媳婦去黃鶯家。”

走哪條?出來不就是為了出去轉轉?剛邁出的腿卻又收了回來,我忽然拉住了顧大嬸問道:“你是什么人?要帶我去哪兒?”

哥哥說從王府逃出來后我便一直躲在將軍府,從未出過門。我不信,與關沚的朝夕相處明明點滴在心,他的聲音,他殘缺的臉,還有他家院子里的梨花樹。

關沚的悶哼著,斷斷續續的將一句話說完:“我帶...她...來,自...自是..也要帶她..走。”

關沚笑了笑,卻見我拿著雞蛋發呆,便問道:“怎么了?不愛吃雞蛋?”我晃過神,關沚卻把我的雞蛋拿走了,他走進廚房,不一會蔥爆的香味便傳了出來。

關沚站起了身,聲音由頭上方傳來,語調中帶著笑意:“你找吧。”

我與顧大嬸不知走了多久,聽著顧大嬸道:“姑娘,那胭脂用得可還順心?”

“你講的可是桃花源記?”我輕笑著問道。

我一時無語,笑著搖頭道:“我們兩個不可能。”

“你怎么出來了?”關沚的聲音沙啞而低沉。

大雨傾至,窗外的雨聲如注,我爬起身,走到了窗前,將手伸出去,冰涼的雨水在我手中跳脫。黑暗中,隱隱的呻吟聲由門外傳來,門外睡的是關沚。那是關沚的聲音,隱忍中帶著痛苦。我走到門前,更加清晰的呻吟聲與翻動床板的聲音讓我忍不住打開了門。

“也許...”也許什么?我還想說什么?

飯菜上桌,我低頭吃著飯,便聽關沚道:“我不是你相公,你這樣說會惹誤會。”

關沚笑了笑,卻一反常態的摸著我的頭發道:“兔子里哪有那么聰明的?一頭撞死的兔子都是因聰明到了極點發狂撞門的。”

我坐在原地,沉默著搖了搖頭。顧大嬸呵呵笑著又道:“也成,但姑娘想不想和我出去轉轉?這村子里連個胭脂鋪都是沒有的。”

我靜聲聽著,又忍不住問道:“那關沚是怎么活下來的?”

我未做回答,關沚則是出了門。

隔壁傳來了些許燒紙的味道,顧大嬸則是又道:“有心了。”

這是怎樣可怕的回憶才會讓他有著這如魔鬼般的印記?關沚放開了我的手,喘著粗氣道:“我沒事,這是燒傷,到了下雨天,身上就會疼。”關沚一句話便輕易的帶過了這種痛苦。

20120901232537_Nn5wd[1].jpg

與顧大嬸走了幾步,就聽到后面的腳步聲,是花大姑。她攔住了我們笑道:“顧大嬸帶花小妹去哪啊?”

他抓著我的手越來越用力,疼得我也咬住了唇。我伸出手便摸向了他的臉,這是怎樣的一張臉啊,他的臉一半光滑的富有生命,一半又粗糙的帶有死亡的氣息。他的臉上布滿了汗珠,我的手也因一點點下滑不住的顫抖。

聽著那人離去的腳步聲,我卻覺這人很奇怪。關沚走到我身邊,便將我扶回了屋,他沉默著不說話,放下鋤頭便去做飯了。

關沚道:“有只兔子,撞死在我們家門口。”

我手指一滯,心中略微苦澀,道:“我住你這里,若不是夫妻只怕會引來閑話,你若是要娶妻便把我找個地兒送走,我實在拖累你太多。”

遠處傳來顧大嬸的聲音,她的聲音陌生得發冷:“梅岸生他走了。”

顧大嬸卻笑了:“姑娘,沒人敢問我是什么人,你若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

我走到關沚身邊,關沚站起身,帶著我便出了門。今天一天的事都太過混亂,我還未待反應便又被拉著去參加喜事。

他把雞蛋炸了炸,又撒上了蔥花。一口下去雞蛋光滑的皮也變得有些酥脆。關沚默默的吃著菜,我收回筷子,問道:“關沚?你是一直打算務農嗎?耕地下來的糧一年收成穩定嗎?”

我沉默著點點頭,難得的輕笑了下道:“你快走吧,這些事不用多說的,我看不見但又不是小孩子。”

她嘖嘖道:“那天我到關沚家的時候,你穿的衣服可是京城金絲縷的好貨啊,你應該身家不錯啊?云夢妹妹,你家在哪兒啊?要不要姐姐我替你去通傳一聲?”

我聽著她的話,思緒不禁回到了我墜崖的前一天。下人來報邊關的哥哥戰死沙場,而我身邊的婢女又偷偷告訴我,曲妙心那女人在攛掇王爺對我使用家法.....我打斷了花大姑的話,只是淡淡道:“花大姑,隱姓埋名有許多理由,但最終目的都是為了保命。我的家室背景并不會為你帶來多少財富,說不好還會為你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想花大姑應該明白這個中道理吧?”

“我叫花云夢,那日游玩失足跌下了崖。”我打斷了花大姑的詢問,可花大姑依然不依不饒,她又笑道:“原來是本家啊,咱倆可真像姐妹,一樣的閉月羞花貌啊,可惜了,你怎么跟了那個薄命相又是個天煞孤星命的關沚呢?”

關沚道:“沒有。”

中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