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正規官網 > 推理 > 什么事讓你最不高興,一個案子可以詭異的地方多得去了

推理

什么事讓你最不高興,一個案子可以詭異的地方多得去了

02003(1).jpg

01人類的認知有多保守?

02002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5)
死神背靠背目錄

你會如何活躍晚會的氣氛?

死神背靠背(31)
死神背靠背目錄

                     疑云的兇手  跳橋的蒙霜            

你什么時候最愛講話?

                            真正的殉情 可憐的蒙霜

一般一個案子只有一個兇手,一般一個案子只有唯一的兇手。可是這畢竟只是一般的案子。從趙阿姨的敘述中,我知道這不是一個一般的案子。那這么說,這就是一個特異的案子,或者這么說,這是一個詭異的案子。那這個案子到底詭異在什么地方呢??一個案子可以詭異的地方多得去了。

哪種情況下你希望自己更開朗一些?

那些事情早就該浮出水面了,可到了這個時候才浮出水面。那些隱藏的東西早就該暴露了,可是遲遲地到了這個時候才暴露。那些真實的真是太過真實了,而那些虛偽的居然也變得真實了。

“兇手是誰?”我干脆直截了當問。

嘈雜的晚會上,什么事讓你最不高興?

“趙阿姨,你八成是在講故事吧!”我說,一副看透別人的眼光,因為我知道得太多了。

“我看你沒必要問了吧,小鵬,這樣的話你怎么問得出口啊!”小鵬說,不知道是發哪門子神經。

02我們盡可能保持已經確實的事物

“我媽本來就在講故事,難不成現在是晨讀時間,我媽在朗誦課文嗎!”小鵬說,一臉地鄙屑,一副不想和傻子爭辯,不然搞不清楚誰是傻子的樣子。

趙阿姨瞪大了眼睛望著我和小鵬,仿佛是一個剛剛進來,半途聽到我們在聊天的人那樣。

第一印象——分類判斷——啟發式判斷——刻板印象——記憶重建

“不是啊,趙阿姨,小鵬,我的意思是,您剛剛講的內容純屬虛構,絕對是假的。”我說,我知道很多,但我不擔心我的話惹別人冒火,不像百度那樣,因為知道太多有人想殺它。

“我沒有罵人啊,你有病啊!”

03認知保守的好處與壞處

“還亂是佳人呢!”小鵬說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我好久都沒有注意到小鵬喝茶了。那似乎是他不愿意觸碰的一杯果汁,而不是茶,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那原來是茶。

“我不是說你有病來著,我是說,這樣的話,你根本就不該說,你的嘴巴是管不住了還是怎么的。”小鵬說,我沒有罵人,他先罵人了,而且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好處在于:把社會看作一個穩定而統一的世界。

“別添亂了,你就是佳人。”我說。

“不是,你至少得讓我媽多說幾句吧,幾句也好啊,你這么問,故事不就完了嗎!”小鵬說,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么回事。

壞處在于:歪曲事實或遺漏重要信息——導致錯誤決策——導致對現實世界的歪曲——社會偏見和社會歧視。

“你對剛剛的敘述有什么想法嗎,小龍?”趙阿姨說,一副不理解的樣子,我看她應該對自己講的故事不太理解的樣子。

“我不管故事進行到什么地方,”我說:“我喜歡看偵探小說,我關注的只是案件中誰到底是兇手,我坐下來也是想聽故事的,不是聽廢話的。”

04如何避免保守認知帶來的負面影響

“剛剛的那些事情,金銀和蒙霜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只有他們兩個人,沒有旁人在場。那么一條僻靜的小路,難不成旁邊有人盯著嗎!你是怎么知道的,趙阿姨,我想您是不可能知道這些事的。所以,純粹虛構。”我故意換了一個字,免得小鵬一副狗拿耗子的架勢。

“可是你也不能這樣啊,我媽現在都是局長了,你一點面子都不給留,像什么話啊!”

警惕那些企圖替你創建事物分類與定義的人,為什么要這樣分類?

“不是啊,蒙霜說沒有說就不一定了。可是金銀說了。”趙阿姨說,肯定的樣子。可是我又有疑惑了。

“我是局長,而且我是局長好多年了,而且我成為局長就是因為那個案子。”趙阿姨說,這下子,我又不理解了,小鵬也不理解了。

使用盡可能多的方式對事物進行分類,多角度看問題。用個體化的方式來看待人和重大事件。在印象形成的過程中,考慮到失誤的可能。

“難道金銀只是想玩她,對她根本不是真心的??!”我不自覺地搖搖頭,說:“不可能吧,從您剛剛的敘述中得知。”

“兇手不是抓到了嗎?”我說。

05態度和信念如何引導人們的行為

“不是,金銀是真心的,作為一個已經有家室的人,他的心是真的。這個,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趙阿姨說。

“而且在您去的時候,媽,案子已經結案了。怎么會跟你扯上關系的?”小鵬的話更直接,我和小鵬都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態度和行為之間的關系是什么?是否可以用態度來預測將來的行為?

“不可能吧,媽,這怎么可能呢!您剛剛都說金銀是考慮到蒙霜的未來,剛開始才真的只是到那條小路回憶往事的,怎么又會說出去的!!”小鵬說,這下子,我倆的立場是一樣的。

“案子是結了,可是并不代表不可以翻案啊!”趙阿姨說,一副故事還沒有開始的樣子,可是我和小鵬都覺得這個故事差不多快要結束了。

張三喜歡吃川菜,李四喜歡吃粵菜。在選擇餐館的行為上,他們之間是否存在區別?

“您到底是怎么知道這些事情的??”我回到剛剛的話題,畢竟前面一個問題都還沒有解決呢。

“兇手不都找到了嗎!!”我說。

王五討厭日本人,他會拒絕與日本人交往嗎?他會抵制日貨嗎?

“就是金銀說出去了啊,為什么金銀要說出去呢?”小鵬說。

“那個人真的是是兇手嗎?”小鵬說。

06拉皮埃爾的研究

“畢竟在那個時候,金銀已經有情人了,但不是蒙霜,另有其人。而蒙霜和金銀在一起的時候,應該是被他生意上的朋友看到過,所以招架不住一群人的吆喝,大不了最后是說出了實情。”趙阿姨說。

“那個人既是兇手,又不是兇手,這么說吧,他和金銀有來往的。”趙阿姨說,喝了一口茶,準備開始敘述一個長長的故事的感覺。

拉皮埃爾1934年進行了著名的態度與行為關系的研究,即帶一對中國夫婦到美國各旅館入住,雖然大多數旅館都接納了他們,但是6個月后的調查卻顯示,這些旅館的態度卻是并不愿意接受中國人。

“怎么感覺你當時在旁邊偷看似的,趙阿姨!”我說。

“怎么回事??”我說。

他詢問128位飯店和餐館經營者,“你會接受中國人作為你的顧客嗎?”

90%的人回答“不”,真實的情況是,但是只有1人真的拒絕為一對年輕的中國夫婦服務。

“我才沒那愛好呢,偷看任何人都不是我的愛好,我也從來沒有負責跟蹤過任何人,那不是我的事情。”趙阿姨說,一切仿佛都說清楚了,可是我感覺仍然有些東西沒有說清楚。

“還是得從這個兇手講起!”趙阿姨說。

07威克的調查

“你調查過金銀的那些朋友,那些知情的朋友??”我問。

趙阿姨說的這個兇手叫蒙霜。

四十多個態度——行為研究成果。“總的來說,這些研究表明,態度與行為無關或較少相關的可能性遠遠大于態度與行為較多相關的可能性。”

“廢話,調查是我媽的專長,雖然她不怎么會推理,但調查這種簡單的小任務她還是擅長的。”小鵬說,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你能他能我媽能的樣子。

本來根本就沒人知道這個人的,各種消息的出入口,包括報社新聞媒體還有街頭巷尾的議論,根本就從來沒有人聽說過甚至都沒有聽到過這個人。

這說明,態度和行為往往并不一致。

“我的推理能力有那么差嗎,兒子,我干警察好多年了,推理能力還是有的,只是比不上偵探小說中的那樣。”趙阿姨說,一副兒子都不理解母親的樣子。

但蒙霜這個人確實是存在的,而且她是認識金銀的。

08頭腦中的態度——行為關系

“好吧,好吧,您的推理能力頂呱呱的,頂呱呱的,好不,媽!”小鵬假惺惺地豎了豎大拇指。

蒙霜是一個火鍋店的服務員,初到那家火鍋店。不過并不是在那個火鍋店打工讓這個人浮出水面。就算金銀因為某種原因去到那家火鍋店找蒙霜,一般的同事也就最多只是知道有這么個男人,而且不一定能夠清楚蒙霜和金銀的關系,可能是朋友,可能是校友,也可能就是一般的熟人。畢竟,兩人的歲數看上去還是有些差距的。

在心理科學發展的早期,有一個未經驗證的假設,即不論是對蔬菜的偏愛還是對他人的看法(社會態度),一個人的態度與行為之間一般具有一致性。因此,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通常都先用問卷來測量被試的態度,并預測當被試真的遇到需表明態度的對象時,已測量的態度就會在其行為中反映出來。

不過趙阿姨并沒有計較這個,而是繼續說這個故事。

在金銀死的那一年,金銀是二十八歲,而蒙霜僅僅才十九歲,二十歲不到的年紀,花一樣的年紀。

直覺往往固執地認為,人的態度和行為是一致的。我們常常通過一個人的行為去猜測他的態度,但是這種推理可能是非常不正確的。

“確實,那幾個人,我一直都在接觸,后面的幾年,我都在接觸,金銀死了,他們都感覺失去了一個朋友,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有多真心,把金銀看得有多重。但這些人對于金銀的事情都愿意說實話,包括他公司出了狀況的事情,都含沙射影拐彎抹角地提及了,不是不想直白說,只是他們也不肯定是什么事情而已,只是和金銀做朋友這么多年,他們都知道金銀的公司出了狀況。而關于金銀的情人,這個只要周芒不知道,誰都知道,所以他們說的時候,絲毫沒有忌諱,聽到過什么就說什么,看到過什么就說什么。所以,我才有機會了解到,而且金銀和蒙霜之間的關系,那些事情,還是比較容易了解到的。我幾乎沒有動用想象力,想象力都給金銀和蒙霜完成了。”趙阿姨說。

如果說這個金銀是蒙霜的男朋友,姑且不考慮金銀結婚沒有的問題,火鍋店里的同事沒有幾個人會相信的。

09瓊斯和哈里斯的實驗

“金銀也太大嘴巴了!”小鵬說,仿佛他從來沒有大嘴巴過的樣子。

況且,就算是金銀真的經常去,她們也是不認識金銀的。

愛德華·瓊斯和他的同事講人們所表現出來的行為與個人特征相符合的歸因傾向,稱之為一致性推斷,即:人們會根據某種與特定行為相類似的屬性或者特質,來對這個人的行為進行解釋。

“這種事情也往外說,還是關于小妹妹的。”我說。

什么讓蒙霜這個人浮出水面呢??

請被試朗讀一些支持或反對卡斯特羅的文章(文章的作者是一些選修政治課的大學生),一半的被試被告知,文章作者是自由選擇寫作立場的,另一半的被試被告知,文章作者是被迫寫的,而且還不得不盡力寫好。

“說得你多大個人兒似的。”小鵬說,說這話,仿佛他是個大人的樣子。

是蒙霜的死。

請被試猜測文章作者對卡斯特羅的態度。

“不是,金銀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事情的,只是朋友都在,又是聊得來的,而且喝了酒,難免有說的時候,難免有開口的時候。”趙阿姨說。

在金銀死了以后,大概不到十天的時間,趙阿姨說,后來她反復回憶,以至于去調查了的,是在金銀死后的第九個夜里,蒙霜死了。

結果顯示,被試忽略了作者的寫作條件,認為文章反映了作者真實的想法。

“金銀的嘴也太賤了。”我說。

蒙霜死的時候,趙阿姨依然還沒有調到橫街派出所。她調到橫街派出所的時候,整個案子已經結案了,檔案上,死者就是金銀,兇手就是蒙霜,而蒙霜又是另一個死者。

10態度何時能預測行為?

“你才太監呢!”小鵬說。

“趙阿姨,你難道一開始就沒有注意到這個人嗎,我是說蒙霜,既然檔案上寫的她是兇手,為什么你就是把她給忽略了呢!”我問。

可接近性越高,其與人們的自發行為間的一致性就越高,反之其與自發行為間的一致性就低。

“又沒說你,瞎起什么哄啊!”我說,這個孫小鵬真是越來越鬧了,看來趙阿姨一開始的態度沒錯,這孫小鵬真是鬧騰。

“金銀和蒙霜好像并沒有什么聯系,好像又有些什么聯系,只是道不明說不白,我不知道是什么,憑我對我媽的了解,結合自己的判斷,我覺得是這樣的。”小鵬說。

態度的可接近性(attitude accessibility)指某一事物與人們對該事物的評價之間聯系的強度,通常可以通過人們報告對該問題或事物的看法的速度來衡量。

“確實,這事兒,金銀確實有不對的一方面,但畢竟是大人了,都有自己的生活,他說漏嘴這個事情是可以理解的,至少站在我的立場上看。”趙阿姨說。

“對,我初到的時候就是這么想的。”趙阿姨說。

如:

雷鋒——好人。

希特勒——獨裁者,戰爭狂人。

“那蒙霜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好想知道她的事情。”小鵬說,眼神里盡是關注。

趙阿姨然后說第一次知道蒙霜這個名字的事情。

不是所有的態度和信念都具有高度可接近性,有時我們缺乏真實的態度。

“不見棺材不落淚,棺材店的老板,你恨人不死。”我說,畢竟還是個剛剛從學校出來的學生,被男朋友給踹了,想想都可憐。

才調到橫街派出所沒多久,趙阿姨就翻看了金銀的死亡檔案。金銀是死了,而兇手就是蒙霜,除了對金銀的描述以外,還有對兇手蒙霜的資料。

11什么樣的態度可接近性高?

“本來就已經死了,我媽調到橫街派出所的時候,那個蒙霜就死了。我只是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并不是想她死。”小鵬說,辯解得有理有據合情合理。

可蒙霜的資料看了以后,趙阿姨就認定了蒙霜不可能是兇手。

強烈的——穩定的——醒目的——與行為相關性高的。

“是下調到橫街派出所,不是調到橫街派出所,說得我我到那里去多光榮似的,說得我多想到那里去似的。”趙阿姨說。

蒙霜當時十九歲,才從學校里面出來,高中畢業。檔案上,有關于蒙霜性格的描述:沉默寡言,是個話不多的人,笨手笨腳,做事也不勤快。

如何衡量態度的可接近性?

“我媽現在就在想退休的事情了,我也是越來越理解我媽了。”小鵬說。

雖然就這么幾點的描述,但趙阿姨在看到資料的時候,幾乎是立刻否定了已經給出的結果。

回答對事物的評價時的速度。為什么要接近中國夫婦?當客人真的站在面前時,何種為態度最可接近?

“可是蒙霜畢竟死了,這是一個悲哀,而且是一個無法防止的悲哀。”我說。

為什么呢??

其它影響態度——行為一致性的因素——反省——情景壓力——態度對象的。

“確實,當我才到橫街派出所的時候,手頭只有蒙霜的資料,資料也挺充實的,只是這個人還有點陌生有點平面,當調查展開,我的了解越來越多,蒙霜充盈了,立體了,形象了,可是卻有越來越多的事情,是我不想看到的事情,雖然一次又一次出現在我的腦海里面。”趙阿姨說,眼神里有一絲動容,可表情并沒有明顯的變化。

蒙霜年齡小,又才是從學校里出來,而且高中是畢了業的,是按正常的學習程序走的,而且完成了普通高中的學業。這樣一個人,根本是不可能勾搭上金銀那種人!而且金銀雖然是一個老板,有自己的公司,也算是有錢人,但不能算是富翁,金銀是不可能憑自己的財力去找蒙霜這樣一個小妹妹的。兩方的人從本質上分析,都是不可能的。何況,金銀和蒙霜之間并沒有人牽線搭橋,兩個人要成為男女朋友,或者情人之類的,根本不可能。

12 如何盡可能地理性?

“那金銀不是蒙霜殺的吧,媽!”小鵬說。

雖然,處理這個案子的警察都說過,他們實實在在去調查過,雖然蒙霜當時已經死了,但蒙霜和金銀確實是認識的。

偏見是對某一個人或團體所持有的一種不公平、不合理的消極否定的態度。是人們脫離客觀事實而建立起來對人事物的消極認識與態度。大多數情況下,偏見是僅僅根據某些社會群體的成員身份而對其成員形成的一種態度,并且往往是不正確的否定或懷有敵意的態度。

“絕對不是,兩人因為這么而在一起的,怎么可能出現一個人殺另一個人的情況,不可能殺死自己的戀人的,周芒也不可能殺死金銀,而周芒可以為金銀而去殺別人。”我說:“一定是另有隱情的。”

就是不知道是怎么認識的,因何而認識的。

存在于社會解釋中的三種可能偏見——基本歸因錯誤——行為者-觀察者偏見——自我偏見(自我中心思想,自我保護偏見)。

“對,蒙霜沒有殺死金銀,而蒙霜不是別人殺死的。”趙阿姨說。

趙阿姨在那時就大膽地推測了一番。蒙霜和金銀認識,這也不無可能,但硬要說兩個人是男女朋友,這是不可能的。蒙霜在火鍋店打工,而金銀作為一個公司的老板,應酬之類的肯定免不了,或許兩個人就是在火鍋店認識的。

基本歸因錯誤描繪人們在考察某些行為或后果的原因時高估傾向性因素(譴責或贊譽他人)、低估情景性因素(譴責或贊譽環境)的雙重傾向。它是歸因理論的一個現象,即人們常常把他人的行為歸因于人格或態度等內在特質上,而忽略他們所處情境的重要性。

“又是自殺??”我感覺自己的嘴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不過不可能發展成那種讓人想都想不到的關系。

觀察者偏見(observer bias)是由于觀察者個人的動機和預期導致的錯誤。通常,人們看見的,聽到的,只是他們所預期的,而并不是事實的本來面目。

“那為什么周芒后來還活著呢,而且周芒好像并沒有怪罪蒙霜的意思,去給錢月星動了刀子。好奇怪!”小鵬說,一副行至水窮處,已經沒有路的樣子。

如果金銀只是偶爾去火鍋店一次,這種情況認識,可能性不大。但是,蒙霜打工的火鍋店就在春江小區附近,可以這么說,金銀不只是偶爾去的,或許某段時間,他是經常去的。

自我偏見(自我中心思想,自我保護偏見):

人們常常把成功歸結于自己的才能和努力,卻把失敗歸咎于“運氣不佳”、“問題本身就無法解決”等外部因素。

戴夫·巴里指出,“無論年齡、性別、信仰、經濟地位或種族有多么不同,有一件東西是所有人都有的,那就是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相信,我們比普通人要強。”我們也相信我們在多數主觀的和令人向往的特質上強于一般人。

“是殉情!”趙阿姨說。

但就算是作為一個常客,要認識里面的一個服務員,雖然可能,但也不是一定的事。兩個人之間必須發生什么,然后才有可能認識。

盡可能的了解偏見,及排除偏見,我們才能變得更理性一些。

我和小鵬差不多都找不到下巴在什么地方了,只是知道那個東西還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

這一點是最讓趙阿姨頭疼的地方。

其實蒙霜的死亡過程,也只是趙阿姨的推斷,金銀根本不是蒙霜殺死的,蒙霜的體格不可能殺死金銀那樣的塊頭,而且如果槍支是蒙霜的,兩人真如前先的推理一樣,還聊了一會兒,這也是不可能的。蒙霜是不可能擁有槍支的,她如果有槍支,直接要挾趙軍去了,根本不可能在那里干服務員,而且還被罵來罵去。所以金銀不是蒙霜殺死的。

關于蒙霜的性格描述,說她是笨手笨腳。因為一個老板去消費,可能會指定某個服務員來服務,原因就是那個服務員服務得好了。

金銀確實是死于意外。

可基于對蒙霜的描述,這是不可能的!

而蒙霜死于殉情。

但是,所有的調查都顯示蒙霜和金銀是認識的。不然也不可能結案的,如果兩人根本就不認識,蒙霜這兩個字是不可能寫上去的。

金銀在蒙霜心目中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但蒙霜畢竟只是金銀的情人,一個小三,一個沒名沒份的女人。雖然她還是個孩子,但她的心里或許有了一些變化,在認識金銀以后。只是有一個問題一直無法讓人搞明白,蒙霜到底有沒有想過上位的問題。畢竟在和金銀相處的開始階段,蒙霜是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的,一丁點這樣的念頭都是不可能有的。可是相處久了,那個就不可猜測了,蒙霜或許想和金銀更長久地相處下去,不是為了錢,只是金銀已經成為她生活的一部分,她生命的一部分,蒙霜對他是難分難舍依戀萬分的。

“那兇手真的是蒙霜嗎?”我問。

這是個無法弄明白的事情,金銀死了,蒙霜也死了,而這樣一個事情,蒙霜是不可能對人說的。如果蒙霜真的對人說,那也是對張寧寧說,可那段時間她和張寧寧都沒有見過一面。

“當時結案的資料寫的確實是蒙霜。”

蒙霜就算心底有這樣的想法,她只會憋在心里,不會對任何人言語的。

“真是蒙霜??”小鵬顯然有點意外,說:“媽,你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啊!”

而蒙霜之所以死,也不是被別人殺死的。

“我就是奇怪了,怎么可能是蒙霜,可是檔案上寫的偏偏就是蒙霜。”趙阿姨說,喝了一口茶,繼續說:“我覺得不可能是蒙霜,但所有同事,當時的所有同事都說就是蒙霜,我不知道該相信同事,還是該相信自己的直覺。總之,當時,我覺得這個案子不簡單,而且我也順便覺得這個派出所不簡單。真的!”

從蒙霜的社交關系看來,從蒙霜的朋友圈看,如果有人要對蒙霜動手,要殺死她,這個人只可能是周芒。

“看來您真的不簡單,阿姨!”我朝她豎了豎大拇指,然后安靜地坐著,等待趙阿姨再次開口。

不管周芒知不知情,她知不知道蒙霜是金銀的情人,雖然她知道金銀有情人,她能殺死的人,只能有一個,而周芒的選擇是錢月星,這個姓錢的人,而不是蒙霜。

“那,媽,怎么確定蒙霜就是兇手的呢?”小鵬說。其實,多年以后,我仍然覺得,他的那個疑問號應該改為感嘆號,從趙阿姨的角度,這明擺著是一宗冤案啊!

基于所有的了解,再綜合判斷,蒙霜不可能死于他人之手。

“因為蒙霜的死。”

所以,蒙霜的死因,只能是自殺。

“找替罪羔羊??”小鵬說。

而蒙霜手里的那塊羊脂玉,恰恰是一切的證明。

“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簡單。”我說。

開始的判斷完全是誤導,以為那塊羊脂玉就是蒙霜殺人的證據,正是蒙霜殺了人,而懷著這塊玉佩而自殺的。這種自殺是畏罪自殺,而不是真相,真正的真相是殉情。

“對,蒙霜不算是替罪羔羊,但她確實是被冤枉的,而且從當時我的那些同事的角度出發,包括那些已經掌握的資料,那些可以的推理,蒙霜是兇手,這也說得通。不過蒙霜不是真正的兇手。”

“說得不是自殺似的,媽!”小鵬說。

“那兇手到底是誰呢??”我問。

“棺材店的老板,祝你生意興隆財源廣進,日進斗金。”我說。

“蒙霜為什么會被認為是兇手呢!”小鵬說。

“把你祖宗十八代弄我這兒來,也賺不了這么多吧,小龍!”小鵬說。

“這得從蒙霜的死說起。”

“我爺爺婆婆外公外婆都不在了,找你自己的祖宗做生意去,反正你就是一個生意人,一個可以的生意人。”我說。

在金銀死后的第九個夜晚,高速路上接到一個報警,說是有人跳橋自殺,還引起了連環車禍。

“你什么意思啊,歐小龍,我爸媽還在呢,只是單獨住而已。”趙阿姨說,恨恨地瞪著我,很久,她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看著茶杯遮住她半張臉的樣子,我內心感覺到了一種陰森恐怖。

雖然趙阿姨沒有回到現場,還是通過同事的轉述,給我和小鵬還原了現場。

“我爸媽也在呢,趙阿姨!”我輕聲說,用說對不起的語氣。

春江小區附近是一個高速路的入口,準確的講,快車進入高速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是蒙霜死的地方。

“也順便給你把生意做了就是了,小龍,挺方便的。”小鵬說。

因為毗鄰高速路入口,所以車快,但是行人要到對面去就不方面了,所以在高速路上架了一個天橋。

“順便??”趙阿姨揪住孫小鵬的耳朵說。

天橋并不寬,差不多只能夠供兩個人并排著行走,而且天橋很長,有兩百米左右。一般白天這里會有人經過,但是到了晚上,幾乎沒有人從那里經過。

“你以為我方便面啊,說方便就方便,我這里可不是公廁。”說著,我揪住小鵬的另一只耳朵說。

出事的那天,也就是在夜里十點鐘左右。

“你們一男一女這樣對我是什么意思啊,我有罪嗎!!”小鵬大吼。

沒有人看到有人從橋上跳下去,那時正好是一個人都沒有的時間。只是在高速路上行駛的汽車,很多司機都表示,都是親眼看見的,一個人影從橋上落下來,而且頭是朝下的。整個高速路上有十幾輛車,都在那一瞬間猛踩剎車。

“臭小子,反了你!!”趙阿姨話還沒有說完,拿起腳上的拖鞋就朝小鵬的背上拍去,連續三下,每一下都可以拍死一只小老鼠。

跳下去的人正是蒙霜。

“我錯了嘛,媽媽!”小鵬說,是哭腔,卻沒有一滴眼淚。

蒙霜的身體并沒有撞上急踩剎車的汽車,只是頭先著地,撞在地上。而天橋離地面的垂直距離是五十米左右,那個高度下來,還頭先著地,必死無疑的。

趙阿姨也停了手里的活動。

那十幾輛車因此有了連環車禍,一輛追尾一輛,一輛追尾一輛,十幾輛車,過半都要去大修一番。

“其實那塊羊脂玉,就是金銀給蒙霜的定情信物,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離開周芒,不能離開自己的現任妻子,雖然他知道自己深愛蒙霜,他知道自己真愛蒙霜。可是他也明白,他不能離開周芒。”趙阿姨說。

可是事情并沒有如此簡單。

“我忽然又有疑惑了,趙阿姨,這兩人到底是怎么開始的?”我說。

靠近蒙霜尸體的那一輛車,還是被后來的車給頂上了,壓在了蒙霜的身體上。車停下來的位置,蒙霜的尸體在車右前輪的后面。

“不過,媽,您的調查真是詳實!”小鵬說,豎起大拇指,“真是頂呱呱,頂呱呱的!”

這下子是想活也不可能了。

“臭小子,從小不學好,高中沒畢業就學會拍馬屁了。”趙阿姨說著又去拿腳上的拖鞋,小鵬身體一動,躲到墻角去了。

“慘不忍睹!”我說。

“我都已經認錯啦,媽,您還要怎么樣啊!”小鵬說,躲在墻角,不敢回來。

“死五全死吧!”小鵬說。

“你馬上給我坐著!”趙阿姨用拖鞋指了指椅子。

警察迅速趕到現場,救護車也來了。

“您保證不打我就行。”

蒙霜是死了,頭部受到撞擊,已經是血肉一片。另外胸腔經過車輪的碾壓,有一半的肋骨斷了。現場到處都是血,連那些護士都有些怕。

“這么小就學會談條件了,是不??”趙阿姨再次用拖鞋指了指椅子。

然后救護人員去查看后面的車的情況,好在雖然追尾了,而且是連環車禍,但是沒有一個司機受重傷,都是皮外傷。

“您保證不打我就行。”

該送醫院的送醫院,該大修的大修。

“馬上坐下!”趙阿姨一聲怒吼,孫小鵬只能慢騰騰地過來坐下來,眼睛一直盯著趙阿姨手上的那只拖鞋。

“這么說,是蒙霜自殺的咯??”我是說。

我算見識了,趙阿姨這么多年的警察不是白干的,之所以升到局長的位置,也是有她的道理的。

“這么說,是蒙霜畏罪自殺了。”小鵬說。

“繼續說那塊羊脂玉的事情。”趙阿姨說,放下拖鞋,套在腳上。

“檔案上是這么寫的,雖然……”

小鵬長舒一口氣,跑完一萬米收到一瓶礦泉水的樣子。

“雖然你不這么認為。”我和小鵬異口同聲地說。

“你們知道羊脂玉的價格不,我一直不關心這些的。”趙阿姨問。

“對!”

“反正,幾萬塊,你買個很次的吧,質量好的要上十萬,據我所知。”我說。

“那就這么輕易就確定那個人是蒙霜嗎,您不是說不僅死了,而且現場都是血嗎!”我說。

“你家里有羊脂玉嗎??”小鵬很好奇,什么時候遇到了一個大富翁了。

趙阿姨跟我們說警察到了現場的事情。

“我家里沒有,只是和親戚一起去逛過玉器店,有點印象。羊脂玉確實是相當好的玉種,一般的店里需要訂購才會有貨。”我說。

警察趕到現場以后,馬上拍照,然后對死者的身份的確認,這是回到警局以后才干的事情。當時高速公路兩旁也有不少圍觀的人,但沒有一個人認識這個人到底是誰,如果這個人是附近的住戶,那當時應該有人認出來的,可是沒有一個人認出來。

“蒙霜真是值了,死之前還有一塊這么好的玉。”小鵬說。

可還是有一個人開口說話了。

“人都死了,玉也不能一直在她手里啊!”我說。

那個人自稱是春江小區的業主,這個人她認識,是他的一套房子的租戶,不是本地人,好像就是在附近一家火鍋店打工,而且那個人提到了一個細節,蒙霜是每個月交房租,從來不拖欠,從來沒有延遲過一天交房租。

“趙阿姨,那個時候,你還沒有調到橫街派出所的時候,那些人為什么會那么判案啊!好奇怪的一群警察。”我說。

這個人確定,死者就是叫蒙霜。

“一群蠢貨!”小鵬脫口而出。

在警察處理現場的時候,意外發現了一樣東西,也不算是太意外了,畢竟這樣東西是早晚都會被發現的,只是發現得有點早而已,而且就是因為這樣東西給案件定性了。

“你罵誰呢,孫小鵬!!”趙阿姨指著小鵬的鼻子說,我絲毫看不出來這是一個略顯深沉的玩笑。

蒙霜從天橋上跳下來,撞在地上死了,但是左手依然是緊握著,攥成拳頭。開始警察只是以為這是蒙霜心里太恐懼的原因,可是一個警察仔細看,發現指縫里有東西。這才把蒙霜的手小心翼翼地掰開。

“沒說你啊,媽媽,不是,是不是……貪污腐敗之類的啊,其實他們并不蠢,只是在金錢面前,他們愿意成為蠢貨,媽!”小鵬說,語文課上經常練習接下句,這個時候用上了,而且自然而然沒有斧鑿的痕跡。

是一個玉佩!

“我在那里沒有心思去調查這些,調查這些對我的前途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只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也跟你們說過的,橫街那邊很多富人有槍支,雖未鳴過槍,但警察基本上都知道這個事兒,去從來沒有管過。其余的,就不了解了。橫街那邊,在那里幾年,只抓到過一個吸毒的,聚眾斗毆還是有很多次,但事情都不大。”趙阿姨說。

警察對于玉這種東西是一竅不通的,只是看上去玉的成色還是很好的,不是翡翠的那種透亮透亮的玉,是一種很潤的玉,摸上去特別的舒服。

“趙阿姨,他們差不多等于吃閑飯了。”我說,嘿嘿壞笑,仿佛這是一個略顯深沉的玩笑一樣。

玉的中間是一個金子做的佛陀,雖然小,但佛陀的每個部分都清楚。

“才沒那回事呢,我媽正經得很!”小鵬說。

佛陀的肚子上,刻著一個字:銀!

“你什么意思,孫小鵬,存心找抽,是不??”趙阿姨這么一說,孫小鵬啞口無言了,于是趙阿姨接著說:“我在那里的幾年,幾乎和他們劃開楚河漢界了,我是一個團體,他們是一個團體,只是我也有叫得上的幾個幫手,譬如田兵和劉強。他們不管事,我在那里就干了很多事,每個月都有事情主動找我,而我有空就去找那個死人金銀,還有和金銀有關的那些死人。”

把玉翻過來,原來玉的背面也刻有字,一個“金”字。

“媽,你想做道士嗎??”

在場的警察瞬間就想起了金銀這個人,還有那一宗懸而未決的案子。

“嘴真臭,小鵬,你!!”我說。

這個死者,蒙霜,應該就是兇手,差不多就是她了。

“不過,關于蒙霜的真相還是浮出水面了,真相或許永遠是一個不可觸摸的東西,卻也是一個一直存在的東西。可憐的蒙霜,無辜的蒙霜。”趙阿姨說。

現場該處理的都處理了,送醫院的已經送去了,車輛已經可以順暢同行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回所里,該調查的調查,該分析的分析,該處理的處理。

“那她到底為什么要殉情啊,可以選擇活下去啊,反正有金銀送給她的羊脂玉。”小鵬說。

“仿佛真有那么回事!”小鵬說。

“等你有殉情的機會,你就明白了。”我說。

“或許會有意外發現呢!”我說。

“說得你有很多次經驗似的。”小鵬說。

“確實有意外發現。”趙阿姨說。

“我畢竟是一個警察,人一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我,必須知道每個人是怎么死的。”趙阿姨說。

那塊玉肯定和金銀有必然的聯系的,可依然是有意外發現的。那塊玉的玉種是羊脂玉,是一種非常昂貴的玉,甚至在一般的玉器店里都不容易買到的一種玉。

“又道士了!!”小鵬說。

“這確實是意外,媽!”

“閉嘴!”趙阿姨又吼他,只是沒有動腳上的拖鞋。

“不過您的話更讓我們意外,阿姨,八竿子打不著的細節您也說。”

“嘴真臭!!”我說。
死神背靠背(33)

“你們兩個混小子說什么呢,不是親兄弟干嘛一個鼻孔出氣。我這么說,是想說明這塊玉佩是相當昂貴的。這說明這個火鍋店服務員買不起這塊玉,這塊玉是她用某種手段得到的。”

“這就說明和金銀有關啦!”我說。

“這就說明她是兇手嗎,媽!”小鵬說。

“我當時也是挺疑惑的,畢竟如果說蒙霜就是兇手,可她也沒有必要死啊,誰不想好好地活著呢,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去死的。何況當時派出所的調查硬是一點眉目都沒有。不會在這個時候選擇死啊!”

“那這么說,是情人,沒得錯咯!”小鵬說。

“我開始的時候覺得這是不可能的,可是事情進展到這一步,我也覺得或許還是有可能的。可是這樣兩個人,怎么會在一起呢,我一點也搞不明白,我甚至都不會相信有這么回事。”趙阿姨說:“因為憑我對蒙霜性格的了解,她是不可能成為金銀的情人的,成為金銀的情人,只有可能為了她的錢,手中的玉佩或許也隱證了這一點。但一個笨手笨腳,寡言少語的人,怎么去勾搭一個有錢的公司老板呢,不可能啊!”

“那是怎么回事??”小鵬也迷惑了。

“只有對金銀和蒙霜的關系展開調查,雖然蒙霜極有可能是兇手,但她不一定就是兇手。”
死神背靠背(7) 倒霉的學生 簡單的往事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中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