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正規官網 > 懸疑 > 婉君覺得自己夜晚出來太久恐怕丈夫要擔心,安靜反倒同情這位鄰居嫂子了

懸疑

婉君覺得自己夜晚出來太久恐怕丈夫要擔心,安靜反倒同情這位鄰居嫂子了

第九章 爭風吃醋

文 /雁南飛

學鴻的目的

婉君覺得自己夜晚出來太久恐怕丈夫要擔心,想要打電話回去說自己臨時處理畫展的事情要晚些回家。而打開手機屏幕后她看見有10通未接來電,心中泛起不祥的感覺。她趕緊回撥電話,那一頭卻始終忙音……

也許丈夫察覺什么了?她想,是啊,正常的丈夫肯定都會有所察覺的。也許他一直都在假裝不知道而已?他甚至假裝不知道孩子不是他自己的嗎?是否終于忍無可忍了?為什么是今天?是否從1樓溜出屋外的時候丈夫也有所察覺?

她看了看10通來電的時間,都是集中在半小時前。這個時間,看起來倒更像是因為擔心妻子的行蹤安危而焦急的打探。但是……婉君為什么一個也沒有聽到?出門的時候她心里本就很勉強,只想著給學鴻一個明確的了斷就回家的。她也知道自從自己懷孕之后丈夫對自己的作息格外關注,雖說今天破例允許她工作的比平時晚些,卻也一定密切留意她何時結束所有的工作。她今天一直很留心丈夫有沒有打電話來……倒是剛才學鴻建議交換刪除手機中的痕跡。婉君想著既然手機被拿了出來,一旦有來電或短訊,一定不會被錯過吧,反而放松了警惕。

哦!……

婉君查看自己的手機音量和來電提醒設置……然后難以置信的看著學鴻……

“我只是希望這是我們兩個的夜晚,不想有任何其他事情打擾你,婉君老師,你就原諒我最后的任性吧!”學鴻急忙討饒的說。

就在剛才刪除照片的時候,學鴻把婉君的手機設置成來電和消息都免打擾的模式……

繆笑也警覺起來……直覺知道學鴻老師不可能只是為了二人世界而做這么勞神費力的舉動……何況如果只是為了二人世界,他也大可以直接請求婉君自己那么做。好像學鴻就是在期待婉君能夠錯過些什么似的……

婉君當然很生學鴻的氣,但是她現在更疑惑的是,丈夫為什么沒有接電話呢?要說現在因為睡著了而聽不到電話也實在很牽強。一連10通來電找不到自己,不可能接下去就安然入睡了吧?

婉君再也顧不上學鴻多么央求她留下,甩手堅決的想要回家看看發生了什么事。剛才還那么戀戀不舍的學鴻,卻一點也沒有要護送她回家的意思。他就自顧站在原地,定定的看著婉君的的士離開……婉君幾乎是恐懼的感到,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

學鴻給自己的丈夫留下了什么提示線索嗎?所以丈夫發現之后生氣的不再接自己的電話?不……這說不通,學鴻更本不想介入自己的家庭啊,就在確定懷了學鴻的孩子那時,自己還認真考慮過和學鴻在一起,是學鴻嚇的屁滾尿流逃開……

到底是什么?

在的士離家越來越近的時候,她發現街上行人比平時要多幾倍,有不少人還在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是那個方向有什么事嗎?也許,也許自己的丈夫也是看熱鬧的人中間的一個,所以連自己的電話都沒有留心到了?啊……別騙自己了!

57刪除

59付之一炬

無戒365極限挑戰營日更營第八十天

? ? ? ? 路中有一座涼亭,平時供路人歇腳,這時由于夜晚的關系,基本上已無行人,當時攙扶坐下休息。

劉妍住進醫院,安靜是后來才知道的,她平時上班早出晚歸的,那天晚上劉妍沖她發脾氣,她知道嫂子是誤會她了,幸虧王哥幫他解了圍,再說了,她心里沒有鬼,也不怕劉妍指桑罵槐的亂說一通。

? ? ? ? 記得臨出門時大夫回來,李母曾罵他兩天不回家,一向身體硬朗的大夫突然變得像個病入膏肓的老人,茶女也很好奇他這兩天都干了些什么,怎么把自己弄得這般憔悴?

當天晚上,她回到自己屋里,還在想:這個嫂子啊,怎么能亂冤枉人,真是好心不得好報,她應該感謝我才對,再轉念一想,也許這個鄰居王哥,說不定真的外面有人了,要不是喝了那么多的酒,那么晚回家,嫂子也不能發那么大的火,如果當做是我,我也會往這方面想的。

  大夫實在太累了,靠著亭柱歇息一會,才將事情的緣由備起。

安靜反倒同情這位鄰居嫂子了:這女人啊,有了老公,還要整天防著怕出軌,累不累啊,自己一個人,多好,省了多少麻煩事啊?

  前天他從納靈洞返回,人已極其困乏,剛到醫館便被人請去出診。到了患者家里,他愣了一下,是請他去接生的。

周末,安靜在家休息,她準備去超市買些菜回來,自己好久沒有在家燒飯了,一個人吃什么,一直是個難題,她邊走邊想,買啥好呢?她看到小區門口站著幾個人,在議論著什么,看到她走過來,瞬間就都不說話了,她覺的有些奇怪,往前沒走幾步,回過頭看了一眼,不經意間,那幾個人正沖她擠眉弄眼的,指指點點。

? ? ? ? 他以為他走錯了地方,接生是婦女的活兒,應該找接生婆才對,好笑了一下當面推辭要走。

這讓安靜很納悶,以前她習慣了別人當她另類,她知道自己長的漂亮卻遭拋棄,獨來獨往的她,招來大家對她的好奇也是見怪不怪了,可是這一次,她感到不一樣,這時,他看到了王一鳴匆匆的從那邊過來,她想過去和王哥打個招呼,但是王一鳴卻低著頭躲閃過去。

  男主人拽住了他,千求萬求,請一定要救救妻子和孩子。

這讓她感到,以前王哥不是這樣的,是不是他家嫂子不許他和我再有瓜葛,于是她也就不去上前搭話了,但是她分明注意到王一鳴那失魂落魄的樣子,想必一定是和嫂子吵架了,或是身體不舒服。

? ? ? ? 大夫一看,是難產,主人解說在請他之前已請過好幾名產婆和大夫來過了,都搖頭說沒有兩全的法子。

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徑直的向超市走去,可是剛才那些人在背后說她的樣子,還有剛才王一鳴那慌慌張張的神態,讓安靜越發覺得不對勁,于是她決定不去超市了,馬上掉頭回家。

? ? ? ? 主人也是鎮上的一戶殷實人家,有屋子良田,偶爾也會經營些小買賣,日子也算過得如意。

當她回來的時候,看到那幾個阿姨還在那里說著,似乎說的太過認真了,她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安靜這么快就返回來。

  這家老爺是位大善人,平時鋪路造橋也沒少捐贈錢物的,但夫妻二人恩愛二十多年來,膝下并無一兒半女。眼見二人都四十好幾了,只怕也不能生。

安靜故意放慢腳步,悄悄繞到她們后面,躲在離她們不遠處的樓房的側面。

? ? ? ? 這二十年間夫妻二人也曾四處拜神求醫,銀錢花去不少不說,子嗣渾無消息,老妻過意不去要給老爺納房妾室留后,以免將來下了黃泉無顏面見列祖列宗。

這時她聽到其中一個女人壓低聲音說:“自己的老公被搶走了,又搶人家的老公,還真是想得出來!”

  但老爺是個專情的人,勢死不肯納妾,有無子嗣這都是命,他不強求。從此專心持家養家,他越是這樣,老妻心里越加慚愧。

另一個女人接著說:“害人精,這下人家老婆出事了,她還裝作沒事人似的,現在害的人家這個樣子,作孽呀!”

? ? ? ? 年前村子里來了一個算命師,是位高人,無論是家宅風水、替人論相斷命,或者求子,都一個字:靈。

這時安靜心里咯噔一下子,她感到自己的胸口是悶悶的,讓她一下子喘不過氣來,難道----------

  聽說隔壁村好幾對不孕不育的夫妻在大師的作法之下最后都喜得麟兒,老妻聽了傳聞,心汲喜動,又燃起了求子的希冀。

她跑去問了門口的保安,知道了王哥家發生不幸的一切。真的是那晚出了大事,她知道,她是有責任的,自己的一份善意卻換來了如此可怕的噩夢。

? ? ? ? 與老爺磋商,老爺不主張再去折騰,說那不過騙人的玩意兒罷了,在二人求子的長河中被神棍騙的次數還少嗎?

知道劉妍出事后,安靜每天都在痛苦和矛盾中度過,她想去醫院去看望,可是她聽說鄰居嫂子昏迷不醒,即使醒來也不會原諒她的。她也怕人家嫉恨她,這讓她進退兩難。

  縱是花錢免災,也該花在應當的所在才是。

正當她掙扎的時候,有一天,他們電視臺準備采訪并曝光一家企業產品質量問題,當她看到記者采訪回來的報道錄像時,她看到了被困在人群中,那無助的王一鳴,她的心感到一陣凄涼,家里出了事,工作上也出了狀況,事情一件接著一件,這讓這個家,這個男人怎么受的了呢?安靜在自責的同時,他也為王一鳴今后的生活捏了一把汗。

  得不到老伴的許可,妻子悄悄地去拜請大師,從他那里捎回了幾副靈藥,不想吃了半個月,老妻懷孕了。

正當安靜在替王一鳴擔心的時候,劉妍也在她的睡夢中苦苦找尋著她的家人。

? ? ? ? 這一下喜從天降,把一家人高興壞了,老爺老來得子,自然盡心盡力呵護。

劉妍在公園的長椅上睡了一夜,她剛要起身,可是腿腳已經麻木,不聽使喚,于是她又坐回長椅上, 這時早晨的陽光透過公園里那高高低低的樹木,溫柔的照在了她的臉上,她覺得陽光是那么的清亮,她把自己的雙腿,放到了長椅上,用雙手用力的捶打著。

? ? ? ? 轉眼十個月過去,到了分娩那天,老妻屬于高齡產婦,生子本就十分危險,想不到還是個難產,把附近有名的大夫和產婆都找了來也無濟于事。

這時候,她聽到樹上的鳥兒在嘰嘰喳喳的叫著,很好聽,像是在唱歌,又像是在和她講話,她瞇起眼睛,抬頭望了望頭頂的那郁郁蔥蔥的大樹,這些和她講話的鳥躲在哪里呢?

  老妻抓住老爺的手含淚說:“老爺,如果這是命,請你一定一定要保住咱們的孩子。”老爺寧愿不要這個孩子也不能讓他的妻子發生任何的意外,便悄悄吩咐產婆要保大人。

此時的劉妍已經不再嫉恨那個花蝴蝶了,她心里知道,花蝴蝶一定也和她一樣,是個命苦的女人,老了老了,無兒無女,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也是夠可憐的了,比起她來,自己還有個兒子楠楠呢!

  雖然事情做的不留痕跡,還是讓多疑的妻子瞧出了端倪,立即制止,懇求產婆保小。

想到這里,她猛的把腳從椅子上拿下來,拉了拉身上褶皺的衣衫,攏了一下凌亂的頭發,對,我要找我兒子去,可是去哪里找楠楠呢?

? ? ? ? 一個說保大人,一個說保小孩,兩相不讓,要知時間就是金錢。

走在大街上,劉妍感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咕叫,她不知道自己幾天沒有吃東西了,這時,她看到附近有家早餐店,飄來了的饅頭和花卷香味兒,還有豆漿和茶葉蛋味道,她好想吃啊,可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竟然一分錢都沒有。

? ? ? ? 二人這樣爭執下去,等同浪費時間,加重了產婦的危機。

她咽了口唾沫,她真的好餓,要是能吃上一口饅頭那該多好啊,可是她怎么也開不了口,和老板娘要個饅頭吃。

  最后老爺拗不過愛妻,服了軟,盡量讓他們兩個都保。

她遠遠的望著著一個系著圍裙的老板娘,正給一個小學生用筷子夾了一個饅頭,盛了碗粥,放在桌子上,然后又迅速的轉身過去,給另一位坐在旁邊的中年男子,端了一碗粥,夾了個饅頭,這一大一小兩個人,開始一口饅頭一口粥的吃了起來。

? ? ? ? 這樣問題又回到了最初的難度上,產婆們實在無奈,聽說城里的李大夫妙手回春,說不定他有辦法保大人和小孩,即差管家去請。

劉妍想,那一定很好吃,她仿佛看到了當年的自家的情景:早晨起來,她在廚房里忙碌著,快速的走進客廳,看看墻上的鐘,然后大聲的沖著臥室喊幾嗓子:“起床了,都幾點了,來不及了!”接著飛快的跑回廚房,一碗一碗的盛好,放在餐桌上涼著,雞蛋剝好,白白的饅頭和花卷一個個撿到盤子里。

  李水源哪有什么辦法,他是個大夫,對接生這種事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勉力保持冷靜,先給產婦止血,減輕幾分痛苦再說。

然后再從廚房里再跑出來,對著的臥室再一次的大喊:“你們爺倆能不能快點兒,我跟你們說了多少遍了,每天早起五分鐘,就五分鐘,爺倆一對兒,一個大懶貓,一個小懶貓,哎,我真是服了你們爺倆了啊!起來了沒有啊?”

? ? ? ? 也許他真是個貴人福星,在幾名產婆的配合下,產婦雖然又經了兩夜一日半的痛苦叫喚,在黃昏的時候順利誕下了一名男嬰,眾人都松了口氣,誰知產婦一會又喊肚子痛,原來里面還有一個,二娃為了爭做老大,都要先出,這無疑就折騰得老母親死去活來。

這時,父子倆從各自的房間沖出來,或揉著沒有睡醒的眼睛,或是徑直的奔向洗手間,然后快速的洗漱,快速的跑到餐桌前,大口大口的吃著--------

  天可憐見,眾人又費了好大一番手腳才把小家伙請了回來。

劉妍肚子里又在咕咕叫了,她這才回過神來,眼前那兩個大口大口吃早餐的人,不是兒子和老公,只是店里的客人而已,那個一直在忙碌的系著圍裙的女人,也不是她,而是小吃店的老板娘,她注意到,老板娘臉上始終掛著一絲微笑。

? ? ? ? 如今母子三人平安,可把老爺高興壞了,命賬房取來銀錢,統統有賞,其中屬李大夫功勞最大,老爺一口氣賞了五百兩金子給他,李水源推辭了幾次也推不掉,人家喜得雙子正興頭上,不好觸霉頭,接過,收拾醫箱離開。

正當劉妍準備轉身離開時,那個老板娘迎了過來,手里拿了兩個饅頭,遞給了她,微笑著說:“拿著吧,快吃,還熱呢,!”劉妍接過這兩個救命的饅頭,她和人家素不相識,剛想和人家說句感謝的話,可是老板娘轉身跑回去了,又回到小店里忙去了。

? ? ? ? 一出府第,才覺得他是那么的累,好像剛從戰場下來,顧不上回醫館,只想回家好好睡上一覺。

劉妍邊走邊吃著饅頭,眼淚止不住的流著:

  “來,李大夫,我扶你回去!”

她想到自己的兒子不管他,讓胖兒媳把她送到養老院

? ? ? ? 聽說李大夫又救了三條人命,茶女很是欽佩,可不能讓英雄睡在路邊。

她想到清清楚楚的聽見院長說自己已經得了癌癥,已經是中晚期

  “好,好的,麻煩你了!”

她想著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兒子家,卻被那個胖兒媳無情的趕出來,連門都不讓進

? ? ? ? 大夫確實是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就任茶女擺布身體。可能坐久了吧,他一起來便覺兩腿僵麻,好像抽筋了,不能動,一動就麻得緊。

她不明白的是,為什么她曾經對兒子那么好,可是到頭來,兒子媳婦卻都不管她,不要她呢,而自己不認識的人,卻在饑餓難耐的時候,給了她兩個饅頭呢?

? ? ? ? 茶女不知情由,生生絆了他一腳,二人就地摔跌。

我這一輩子啊,沒有活明白,就要死了,劉妍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心里狠狠的想:我死也要死個明白,一定要找到兒子楠楠,只有找到了楠楠,哪怕他不要我,我只要問問他,他爸爸去哪里了,王一鳴,究竟是和我怎么分開的,離婚了,還是怎么了,直到現她沒有了王一鳴的記憶,她只知道是她老公。

  大夫腿腳雖是不便,手卻靈捷無比,在一扯一拉下把個茶女接回懷里,他也借機翻身立穩步子。

劉妍漫步目的的走在街道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街道兩旁的建筑物,似乎從來沒有來到過這里,她看到不遠處有個報刊亭,于是她想打聽下,這里是什么地方。

? ? ? ? 哪知雙腳才然立地,腳筋像完全僵住了一般,不能動,這時茶女的臉又以很快的速度往胸膛這邊撞來,不知怎地姑娘她把頭一仰,想必要瞧清楚路徑吧,卻聽滋的一聲,兩嘴咬上了。

正當她走近報刊亭時,忽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讓她吃了一驚,雖然眼前的這個老太太戴著一副老花鏡,滿臉皺紋,但是劉妍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了,是閨蜜肖蘭,對,沒錯,一定是她。

  二人完全震住,不及推開彼此,一條人影怒氣沖入拽住大夫衣領,往他眼臉狠狠就是一拳。

劉妍走過去,她想和肖嵐打個招呼,可是報刊亭的老太太并沒有認出來她,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大姐,買報紙嗎?”

  累乏的大夫本就不經打,被這一拳之力打得七暈八素,老遠摔了出去。

劉妍點了點頭,然后又馬上搖了搖頭,她知道自己兜里一分錢都沒有,拿什么買啊,報刊亭的老太太看著劉妍,覺得好奇怪,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搖頭,你倒是買還是不買呢?

  茶女回過心神,顧不上羞澀就去救大夫。

劉妍湊過身去,想仔細看看眼前這個人,是自己認錯人了嗎?瞇著眼睛說:“妹子,這里是哪里呢?我迷路了!”

? ? ? ? 來人一拳又揮至,見女突然橫出,疾然止住。

報刊亭的老太太看了看她,然后笑了笑說:“這里是常青大街,我從小就是在這里長大的,你是外地的吧,要不我幫你打個電話,叫兒女來接你?”

? ? ? ? 茶女回過臉來,鳳目一怒,正想問問這人憑什么亂打人之時,卻對上了一雙噴火的招子,以及英挺的鼻梁,和一張耐人尋味的臉,不禁怔住了,“你,是你?”

劉妍被眼前的這個老太太說的話給弄蒙了:常 青 大 街?這里不是我和肖嵐小時候居住的地方嗎?

  “十三郎,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都快跟不上了。”

未完待續

? ? ? ? 旁邊奔來一名嬌喘吁吁的艷麗女子,年才十七模樣,卻撅起一張小嘴摟住眼前這個男人的臂膀,盡情撒嬌,旁若無人。

圖片 1

  十三郎想爭,卻爭不開。

  茶女的心好生生痛了一下,面起一絲冷笑,想必這就是他新婚的妻子了吧,確實比她年輕漂亮,也比她會撒嬌,討人歡喜,更重要的是門當戶對。

? ? ? ? 她算什么?她只不過是一介卑微的采茶女,拿什么跟人家官小姐相比,忍住不讓眼淚掉下來,扶起大夫掉頭就走。

上一章? ? ? ? ? 目錄? ? ? ? ? 下一章

中超视频